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9-08-02(Sun)

逼我更新的竟然是連載。



[ 有些事情越不想承認越顯得真實 ]
Gintama/Hiji*oki/171怨念突發/這不是歡樂文...吧/其實根本看不出是土沖啊!?


  其實他早就知道了。

  關於某人常常不定期的消失,不定期的帶著謎一般的傷口與衣服上不自然的血跡出現。關於千篇一律為了買丸子走路摔倒的爛藉口。關於每次派去跟蹤的某位監察總是半死不活的先被送回來。

  其實他早就知道了。
  那人沒打算告訴他們,從來不。


  *


  土方很少在門口等人。
  多半都是另一個人假意好心的在他踏進門時出現在附近。帶著一種近乎嘲笑的燦爛笑容對他說「唉呀,這不是狗食狂嗎?」

  通常聽到這句話的下一秒他會踩到四天份的狗大便做成的地雷,或是會有不明炸彈在身後爆炸,好一點也會被迫閃躲前方飛來的火箭砲或是明明不該由那個人持有的苦蕪。


  『上回幹掉山崎時順便借了。』他會一面燦爛的笑一面收起各式各樣的凶器滿足的離開。
  當然,收拾殘局的工作並不屬於他,而是屬於倒楣中招的自己。


  然而,這種幾乎是加長便飯的暗算(已經頻繁到不能說是暗算了)偶爾也會有停止的時候。


  當那個不會錯過每天五點的連續劇重播或每天八點的綜藝節目的少年外出的時候--




  比如,今天。


  *


  「你又去買丸子了?」他點起一根煙望著少年被瀏海遮住看不清表情的臉。
  他沒有回答,逕自繞過他踏上長廊。步伐在木質地板上踩出伊呀伊呀的聲響。

  「…總悟。」
  少年驀地回頭,鮮紅的瞳眸在陰暗的月色下顯得越發陰冷。
  他沒有任何表情,除了眼裡的那一點點殺意以外。
  還有……面頰上三公分的長痕,滲著淋漓的鮮血。

  「山崎呢?」他又轉回頭,語氣平板的拋出一句。
  「活著你就該慶幸了。」
  「也對,不然下次要打誰。」

  彷彿聽到他語氣裡隱含的嗤笑的意味,他看不過去的走上前,拽住和服上衣的袖子。
  距離近到可以聞到上面的腥味。

  「沖田總悟。」他盯著那張月色下的側臉,企圖讀出半張表情中的含意「…你要去哪?」
  「我房間。」
  「你要帶著這件充滿血腥味的衣服,臉上的傷還有那殺手一般的表情進去你的房間嗎?」
  「不是每次都如此嗎?」
  「如果三葉問,你也這麼說嗎?」
  鏘。
  長刀在寂靜的夜裡相接的聲音分外刺耳。那雙睜圓的眼裡充滿輕蔑與憎恨。
  「土方你沒有資格干涉我,更沒有資格提到姊姊。」他迴刀,斬下被男人的另一隻手抓住的袖角。

  土方本來還預料到更慘烈的抱負,但少年什麼也沒做,只是轉身離開。
  他直直的盯著那背影離去,伸腳踩熄剛剛為了拔刀丟在地上的菸蒂。
  足底的灼熱讓他擰了擰眉,清醒時才發現木質地板上烏黑的焦痕。
  他決定無視。


  *


  三十分鐘後,當少年穿著乾淨的衣物從澡堂走回第一番隊隊長的房間時,毫不意外的看見男人還站在門口。

  「看來土方終於想死了。」他抄起連洗澡時也沒忘了帶去的刀(誰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機會幹掉土方呢)卻沒有揮過去的興致,站在門口望著自己的人則是連刀都沒拔。
  「你笑得一點都不自然。」
  「誰會在不速之客出現在自己房間時笑的自然?請你考慮一下現在幾點。」
  「這句話我雙倍奉還吧。」他一邊說,一邊拿起手中的醫務箱「更何況,我想你充滿S道具的房間裡應該沒有多餘的空間放的下這個。」


  *


  兩人面對面坐著。
  沖田總悟心不甘情不願的撥開頰邊的頭髮,露出常常的劃痕。
  「這麼大的傷口,不擦藥肯定會留疤吧。」土方一邊擦掉四周的血跡一邊說。
  「我可不像你,不是靠臉吃飯。」少年不屑的哼了聲。
  「你說誰是靠臉吃飯啊混帳?」
  「除了你還會有誰啊土方是白痴。」
  「又來了你以為過了一日局長篇之後就可以隨時隨地用奇怪的口頭禪了嗎沖田才是白痴。」
  「什麼叫奇怪的口頭禪這只不過是說出事實真相而已土方是大白痴。」
  於是他丟下手中的紗布,拿出沾了優碘的棉花棒(其實剛剛一瞬間他動了拿雙氧水的念頭)。
  「…我要擦了。」
  「會痛的話就宰了你。」
  「沒聽過有到處跟人火拼的傢伙在怕痛的。」他笑了「怕痛的話就抓住我的肩膀好了。」
  「該死,土方你吃我豆腐。」一邊說一邊抓住對方的脖子「--好痛痛痛痛痛--!」
  「……放手!我根本還沒開始擦好嗎!你想掐死我是不是!……咳咳咳…」
  「嘖,差一點就掐死了。」
  「你的嘖是怎麼回事!」
  「嘖,要擦就快擦,婆婆媽媽的算是男人嗎?」
  「這句話我三倍奉還!你就別掐我脖子!」
  「我剛剛沒看到什麼脖子,只看到美乃滋容器。」
  「美乃滋容器也好脖子也罷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啊!」
  「錯了,美乃滋容器也好脖子也罷都是應該銷燬的東西……」
  「──就跟你說別掐了!!」


  *


  「總悟。」他說,盯著少年靠著柱子看月亮的背影。
  他沒回答。
  「你到底去了哪?」
  「…土方自己不也是嗎?」前方傳來少年懶洋洋的聲音。
  「啊?」
  「你跟近藤先生。總是有,我不知道的祕密吧。」
  「…哪有什麼秘密。」
  「從以前就是有。」他說,背對著男人笑了起來「關於道場的,還有姊姊的……還有,這個真選組。」
  「…你…」
  「怎麼會這樣呢。土方。」少年的側臉是如此蒼白,紗布和透氣膠帶的痕跡也清晰的令人怵目「最後,分享近藤先生的祕密的人是你。包括副長的位置在內的一切…」
  「你在逃避問題。」
  「只是說明我沒有回答的必要。」
  「總悟。你…以為你是大人嗎?」
  回眸的鐵紅閃過灰黑的陰影,土方毫不避諱的凝視。
  「……囉嗦又自以為是。」好半晌他喃喃。
  「總悟。」然後他站起身。

  「我的真選組就是你的真選組。包含近藤先生還有我還有你。還有永倉和原田和今天差點被你整死的那個倒楣的山崎。──總悟,它是一樣的。我不會隱瞞你任何秘密。」

  「…所以。」於是他轉身,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下次買丸子時…記得小心點……哇啊!」



  「太輕敵了。」沖田望著背後中了三支手裏劍的土方,愉快的笑了起來。



  「我看你才是幼稚的小鬼吧,土方。」他望著用艱難的動作想辦法拔起背上的凶器的男子,這麼說「想吃丸子的話,可以直接說一聲吶。」

  「……誰要吃……」
  「嗯?」
  「誰要吃你那想也知道會加一整罐辣椒醬和十倍芥末把苦茶油跟醬油一起倒上去的丸子啊啊該死的沖田!」


  哦哦,記的還真清楚呢。
  沖田一邊笑,一邊想著。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不出到底是悲文還是甜文,是嚴肅文還是搞笑文的東西。
這就是怨念啊怨念!
不管S夫妻玩的多麼高興沖田你不要忘了家裡還有人在等你啊(?)
不過從山崎和土方的謎樣行動來看下一回或下下一回有副長介入的可能性很高(?)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44-0dfa82d5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