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7-08-21(Tue)



[ 那些日子裡,天空犯罪似的藍。 ]
Reborn/入江,白蘭/題源capriccio/独白五題/02. 空は犯罪的に青かった




入江正一一直是個好學生。
在學校努力學習,回到家用功唸書,從不遲到早退,連請假也幾乎不曾──除了有一次真的差點因為發燒丟掉小命以外──更別說是曠課了。
他仰賴著家人對他的期望還同儕對他的壓力以及老師對他的期許,從不退後到前三名之外。
所以當他站在榜單前,看見自己以滿分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時,也一點都沒有意外。
甚至連他跳級考上日本數一數二的國立大學時,也只是沉默的推了推眼鏡。

他拿起書包踏進教室的第一天,慢條斯理的選了教室左後方的位置,靠近窗戶,牆壁;遠離老師,黑板。
他不喜歡和所有人擠在一起,那會干擾他思考學習。
所以當他發現另一個人笑笑的坐在自己右邊時,感到非常驚訝。

「你的粗框眼鏡真有型。」那個人察覺到自己視線時這麼說,入江正一完全不能招架。
所以他只好勉強笑了笑,說謝謝。
帶著滿滿的懷疑。





入江正一曾經有過初戀。
那是在高中一年級的夏天,一個常常來問他數學的女孩子向他告白。
他只是從書中抬起視線,注視他的眼睛。
充滿驚訝。

然後他們交往了。
只有短短的三個月。
他們一起去吃冰,一起騎腳踏車到處亂逛。
一起討論功課,嘲笑歷史課本裡的人,為段考而努力。
當櫻花從學校前的樹上飄落的新學期到來,他們在那棵最燦爛的樹下接吻。

愛,如曇花一現。


『為什麼你的房間會有這麼多關於黑道的書啊?』
『那些不是黑道,是黑手黨才對。』
『啊,有什麼差別呢?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黑手黨的書?』
『只是興趣,蒐集這些。』

隔天,他們站在凋謝的櫻花前。
女孩說要和他分手。

『我和我媽媽說了你房間裡的那些書,她說最好不要和這種奇怪的人交往。』

入江沒有回答,只是推了推眼鏡。

『對不起,我真的不該告訴她的。──你人真的很好,和你在一起的這三個月,我過的非常快樂。』

何其諷刺的非常快樂。

『正一,你會和我說再見嗎?』女孩哭了。
對不起成了他們走到終點的唯一語言。

入江只是摸摸她的頭。

『我愛你。』


當一切都成為最後,說出什麼都非常容易。
入江正一到現在都認為,那句話實在違心。





入江正一偶爾會想起那件事,當他真的閒的發荒時。
他實在不懂只是領個宿舍鑰匙,怎麼能夠等上三小時。

他已經把今天的上課內容看了三遍(唯一的一堂課),把早上買的報紙快速瀏覽(沒什麼好看的),慢條斯理的扶正他的眼鏡(他對小細節也一向要求)。

然後他們終於在名冊上找到他的名字──原來是不小心抄錯了年級。

他的室友是義大利人,有著中國女孩一般的名字。
白蘭。





入江背著袋子走進寢室時,映入眼簾的是很熟悉的臉。

「嗨,粗框眼鏡。」
「我叫入江正一。」
「是哦,那麼叫你小正好了。」
「你的內在不如名字那麼內斂。」
但也不如髮色那般張狂。
「能得到這種評語該說是榮幸嗎?」
「如果你願意認真領受的話。」
「那麼,請多多指教了。」
他微笑。

「我是白蘭,在未來的四年裡,希望你能記住我。」

入江的眼皮跳了一下。
似乎有什麼被預知了,或者,被注定了。
那時還沒有人意識到,入江是走向了一個怎麼樣的未來。





「曾經想過嗎?」有一天白蘭在上課時間一面轉動原子筆一面和旁邊的人搭談「以後打算做什麼?」
「啊?」他抄筆記的手從未停過。
「公司職員啦、銀行員啦、股票分析師、老師、校長、企業家、政治家之類的……」
入江停下筆(奇蹟似的),轉過頭,看著白蘭三秒鐘。

「……太遙遠了。」


太遙遠了。





偶爾入江會看見自己的室友做著一般大學生不會做的事情。好比在期末考隔日的一整個晚上坐在書桌前面對成疊紙張。
「那些是什麼?」
他會問,但他從不回答。

白蘭常常翹課。儘管他總是能在考試中拿到最高的分數,卻更擅長拿到最低的平時成績。
有時候入江會一整天沒見到他,有時候他會在半夜突然轉動鑰匙開門。

入江偶爾會看見他的衣角沾上詭異的鮮紅,他幾乎沒看過他受傷。

他不曾問。或許是心裡最深層的恐懼使然。





「已經不感到好奇了嗎?」有一天白蘭問。
「對什麼?」
「你生活週遭的所有事。」
「如果你希望我過問,我什麼都會問。」
但世界並非如此。

那個至今大概在床底下長滿了蜘蛛網的箱子,證明了一切。

「有夠絕情的呀。」
「童年使然。」

入江正一從未考慮打探別人的過去,也沒想過要更深入的認識每天睡自己下面的傢伙。
那天晚上隔著薄薄的木板,他彷彿看到細細的髮絲枕在軟軟的枕頭上,聽見那個人柔柔的聲音回蕩耳邊。

「看來大家的童年,都不怎麼愉快。」





入江偶爾會覺得自己的室友真的奇怪的過分。
他會在一個禮拜中的某一天突然消失──不是請假沒去上課,而是不知道去了哪裡。
入江在望著旁邊空空的座位時,會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原來人也有慣性。

白蘭回來的時間完全無跡可循。有時候入江只要一回到宿舍,就可以看到他躺在床上嚷嚷著很累。
入江只會看他一眼,不予置評。
有時候一直要到三更半夜,他才會用鑰匙旋開門。
入江會躺在被窩裡睜開一隻眼睛,想著舍監怎麼會讓他進來。

然而他離開的理由從未被問起。
入江太聰明,聰明到足以判斷哪些問題是怎麼問也得不到答案。
圍繞著白蘭這個人的一切,都是如此。





一個學期飛也似的過去,入江拿到自己的成績單時,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你到底怎麼讀的?」他在書桌前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
白蘭的頭跟枕頭埋在一起。
「啊,沒什麼啦。」
「沒什麼也能拿全班最高分?」
「因為那些以前都看過了。」

入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懷疑自己根本是五官殘廢。
「你都看過還來讀?」
「是啊。」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白蘭轉過頭拉起被子。

「晚安。」





那是一個皎潔無雲的晚上。
入江推開宿舍的門時斜著眼瞄到書桌上的鐘,上面準確的寫著十點半。
這麼晚了呀──

他轉頭,看著整齊的堆疊著棉被的床鋪、未關的檯燈和桌上的信紙。
橫條文的信紙。

入江正一從來沒想過當福爾摩O或是科X,因為小時候的經驗告訴他這只會讓自己死的很難看。
不過,誰可以壓抑住對擺在桌上的信偷偷看一眼的好奇心呢?

他偷偷的靠近,低下頭看了一眼,滿滿的全是外國文字,卻又不是英文。入江端詳了好一陣子,推定一個結論──辨析不能。

「──小正。」

入江像是被抓到偷吃魚的貓一般身子一震,從桌子旁邊跳了起來。

「我、絕對…發誓一個字也沒看見、不,是沒看懂‥」

白蘭笑的很燦爛,燦爛的很詭譎。
「那當然啊,因為是義大利文嘛。」
入江忍不住退了三步,拚命穩定精神。
「你那個笑是怎麼回事?」
「咦?看了人家信的不是小正嗎?」
「啊,抱歉。」很誠實的道歉,前面好像有提過,入江是個好學生。
「其實你想看的話給你看也沒問題的,反正不是情書。」他笑的滿不在意,卻又突然隱去笑容,像是在想些什麼。
「──不,還是不要看會比較好。」

入江一頭霧水的看著室友,白蘭走到書桌前。

「幸好是義大利文。」

幸好。
入江當時,還不能明白,那個詞彙的意思。

「我明天要請假。」白蘭看著信,在入江深入思考以前很快的轉移話題。
「請假?為什麼?」
「有事。」
「就算每一科都考很高分,不出席還是過不了的。」
「不用擔心。」
他說的一派輕鬆,入江看的一臉狐疑。

「──對了,」
它把信對折收入信封。
「明天晚上大概會很晚回來吧。說不定需要開燈,如果你在睡覺請假裝不知道。」
入江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問。





第一道陽光透過窗簾溜進屋內時,入江睜開眼睛,已經沒看到白蘭的身影。
他一如往常的盥洗,套上外出服,想起現在還很早。
拉開書桌的椅子打開檯燈時,入江腦袋裡閃過些微不祥。
但他對此從不深究。

他像往常一樣,在桌上的鐘顯示七點四十分時鎖上宿舍的門,吸進宿舍外的第一口空氣時,他覺得自己悠閒的人生還算美好。
那時候入江還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中也有很多就算拚命聽課也無法預知的變數。

好比那天半夜,那個幾乎是撞進房間,連走也走不穩的白蘭。
入江終究無法置身事外。





「到底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他不是天真的妄想一瓶優典(幾乎用了全部)幾塊紗布(用的不多)和一堆繃帶(其實是整捆)可以換到他的坦白,只不過是姑且一試。
「這麼做的不是我。」而他順利的得到莫測高深的笑容「小正。把自己弄得全身是傷的,是你所不認識的白蘭。」
「……」
「在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不知道有多希望你早點見到他。不過…」他靜靜凝視著收拾剩下的物品(凡是消耗品都所剩無幾)分門別類擺回醫藥箱的入江「現在覺得,永遠不見到,或許還更好。」

入江闔上箱子,調整一下眼鏡。

「你以為我是哲學系嗎?」他的語氣不像認真,也不是開玩笑。

「什麼認識的不認識的,在你在我面前把自己切成一半以前,你都是那個白蘭,同一個白蘭。」
他突然覺得危險,以致於伸出纏滿繃帶的手阻止他說下去。
「…如果不想告訴我也無所謂,不過真的要這麼做的話,就別再給我添麻煩了。」
入江一點也不斯文的兩隻手穿過白蘭腋下,把他托到床上。

「畢竟你可以請假,我可不行。」





入江從沒想過自己的所作所為會跟黑道之類的扯上任何關係。
小時後悲慘的經驗至今仍深刻映在腦海裡,卻被刻意的淡化。
淡化的太過刻意,入江反而忽略了重要的事實。

這點,在他第四堂課下課走在樹木蓊鬱的校園中,卻突然被一群人圍住,拖到角落的時候,才真正的意識。

「就是這傢伙嗎?」
入江調整自己被撞歪的眼鏡,讓他看清楚眼前的來人。
那是一名金色頭髮的男子,朱紅的雙眼散發血腥的氣質。

「你聽清楚了,日本仔。」他用很生硬的語氣說著好像是背起來的話「如果你不想招麻煩的話,最好不要牽扯那個男的。」
「誰?」這句話甚至連確認都說不上。
「白蘭。」
「……我並沒有和他有所牽扯,別搞錯了。」意料之中,他站起來整理衣服「更何況你們怎麼可以在校園中恐嚇別人──」
一個人狠狠扯他的衣服,讓他重心不穩的摔下。
入江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愚蠢。
「動手。」
他聽見什麼東西敲打的聲音。
他感覺到劇烈的痛楚。
他聽到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他在那些東西完全破碎刺進眼睛裡時摘下眼鏡。

然後被踩個粉碎。

「你最好回去轉告他,覺得不服氣的話,明天半夜三點,我會在體育場旁邊的倉庫恭候大駕。」

太扯了。
這幾乎變成了不良少年的意氣之爭。
入江想開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只好閉上眼睛。





「抱歉。」這是入江醒來後第一個人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
「什麼?」他什麼也看不清楚,不過卻很清晰的意識到眼前的人就是罪魁禍首。
「還是害你請假了。」
「算你有點良知,筆記借我看。」
「那種東西從來沒有的…」
「什麼啊?難道你第一次學的時候也沒抄嗎?」
「抄是抄…」他尷尬的笑了笑「但是都是義大利文,你看的懂嗎?」
「……算了。」入江把頭轉向窗外──卻發現這裡根本沒有窗外。

熟悉的藥水味道雖然有些刺鼻卻讓人安心。
「醫務室?」他突然覺得有點頭痛。
「嗯。我聽說消息後就馬上趕來了。」
「過了多久?」
「大概半小時吧。」
「…傷患要休息,你可以去上課了。」入江覺得頭更痛了。
「可是這種時候我不是要負責嗎?」
「負你個頭。義大利人眼中的日本文化到底是什麼樣子?」入江苦笑,這時候全身的知覺才完全醒過來,痛覺讓他不想繼續躺著,卻又無法起身。
「話說回來,我明天能不能去上課?」
「夠厲害的話就可以。」
「這是什麼回答?」
「因為都是一些皮肉傷啦。應該沒傷到關節或骨頭才對。」
「喔,那我怎麼能因為這些皮肉傷勞煩白蘭大人您在這裡呆站著呢?快點滾吧。」
「想不到小正會有叫我滾的一天哪。」
「因為我頭很痛。我要睡覺了。」

白蘭站在門邊準備離去的時候,還是回頭看了一眼。

「…小正哪。」
「什麼?」他捂著頭。
「那個人,有沒有跟你說些什麼?」
「誰?」
「打你的那群人…」
「他──沒有。」入江閉上眼。

「什麼也沒說。」

「‥那就好。」白蘭摸摸鼻子,走出醫務室「早日康復。」

罪魁禍首還說的出這種話?
入江覺得全身都痛了起來。





入江在黑暗中直起身。
身上的傷似乎已經復原了五成,沒有下午那麼疼痛,他甚至可以坐起來,卻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汗毛直豎。

「……白蘭?」他嘗試呼喚,並非害怕而是確認‥
「入江先生。」然而回答他的,是完全不同於以往的沉穩口音。
「怎麼回事?」他皺起眉。
「抱歉叫醒您…但‥」那個人也顯得十分苦惱「首領他不見了。」
「‥‥你說什麼?」入江猛然掀起被子。


他在黑夜中前進,身上還罩著白蘭從宿舍弄來的換洗衣物(但是不是入江的),他覺得一切似乎越來越瘋狂了。

「事到如今是不是該考慮跟我掀底了?」他走的有些不穩,卻走的不慢,他明白這是拖延不得的。
「首領下令我們一個字也不可以透露。」
「你們的首領現在又在哪?」他尖酸的反問,沒有人回答的出任何話來。
他們從宿舍的後牆翻進去,入江只能略帶無奈的看著他們橇開宿舍的鎖(反正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心想白蘭背後的靠山或許會把自己因為晚歸而破壞公物的過錯抹消,再他們摸黑走上樓梯的時候,終於有人忍不住說出了實話。
「我們的死對頭最近逃到了日本。」
入江沒有問「我們」指的是誰,也不需要問。
「雖然不是什麼強悍的家族,不過成員分散於世界各地,實在很難一網打盡,而且總部又經常遷移,不管再怎麼攻擊也會落空……」
「別去管他們就好了。」入江根據一般人的直覺發表看法,他們這時已經走在烏七抹黑的走廊上。
「可是他們又處處找我們麻煩…上次還把我們千里迢迢運到西邊的貨給搶了…」
喀啦,入江轉開門鎖。
右手熟練的摸到牆壁上的開關,啪的打開了燈。
果不其然,裡面並沒有白蘭的身影。
入江在房內短暫的掃視一遍,很快發現桌上的字條。
用義大利文寫的。
他靠近都沒靠近,就知道上面寫的是什麼。
該死。

「我想,他應該在體育館旁邊吧。」他努力使自己很平靜的轉頭。
「啥?」
「體育館旁邊,不是有個廢棄的倉庫嗎?」他嘆了一口氣「他應該在那裡。」

他以為什麼都不說就會這樣過去。
入江正一終於明白,那個藏在灰塵中的盒子,早就用詛咒似的力量牽絆著他,就像這次一樣。
這是一種注定。

他鎖上門,帶著所有人,朝目的地衝了過去。





「哈哈、哈哈哈…」白蘭坐在地上,尚未癒合又因為戰鬥再次裂開的傷口滲出汩汩的鮮血,他努力讓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一眾人放輕鬆「這是我第一次一挑十七耶,竟然還活著,很厲害吧。」
「你白痴啊。」入江放下抱在懷裡的醫藥箱「醫務室半夜不會開,去掛急診吧。」
「你才白痴吧?那樣會引人注目的。」
「聰明如你就應該知道不應該掉入敵人淺而易見的陷阱中。」
「我是相信黑手黨的道義耶。」
「笨蛋。」
「唉?這怎麼能怪我呢?難道我身為傑索的首領,要假裝沒看到敵方的挑戰書嗎?」
「你至少也該表示信任帶你的部下一起來吧?」
「關於這點我才覺得奇怪,這是我們家族內部的事,小正有什麼理由需要這樣氣急敗壞的呢?」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他都快用吼的了「你以為我半夜慌張的爬起來違反校規撬開宿舍的門然後又急急忙忙衝來這裡是為了誰?」
白蘭笑了。
「那我覺得很值得。」
「什麼?」
「話說回來,小正你復原的還真快啊,下午還動也動不了,晚上還能『慌張』的跑回宿舍又『急急忙忙』的跑回來?」
「那你這傢伙上次幫你包紮了這麼久沒三天你又跑來跟人打架弄成這樣又要怎麼說?」
「那就是半斤八兩了,所以小正不能罵我喔。」
「…什麼‥‥」跟這男人在一起的話遲早會氣炸的吧。

他微笑。
「回去吧。」
「啊?」
「回宿舍啊。」白蘭聳肩「不過我這樣明天大概不能去上課吧?這麼一來鐵定被當掉了。」
「…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





結果是,入江因為沒有充分休息隔天全身痠痛,還是必須請假。
至於白蘭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入江覺得他傷的很重,可是他完全不介意,而且還可以自己走回宿舍),但是卻硬賴著沒去上課。

他們兩個因為相同的根源不同的原因,就這麼大白天分別在上下舖發呆。


「…小正。」
「嗯?」
「小正呐。」
「什麼?」
「小正‥。」
「到底怎樣?」
「沒有,突然覺得你的名字很令人玩味。」
「小心我掀了你的床。」

「小正…」
「‥」
「嗳,小正‥」
「……」
「小正?」
「‥」
「……正一。」
「你到底有什麼事?」
「‥為我工作的話,覺得怎麼樣?」
「…啥?」
「你的專業知識跟特殊背景,說不定能在下個任務幫上我的忙。」他很有耐心的解釋「而且…」
「‥?」
白蘭笑了一下。
「呐,小正不是很喜歡我嗎?我需要一個真正在意我的部下。」
「…你搞錯狀況了。」這個人從頭到尾都很自戀。
「沒搞錯吧?」他突然從下面爬上來,認真的看著入江。
「搞錯了。」
「是嗎?」
「不但錯,還錯很大。」
「哪裡?」
「我可不是同性戀。」
白蘭勾起一抹笑。
「怪了,我好像沒這樣說過。」
「你的意思就是那樣!」他氣急敗壞的指控,卻遭到輕描淡寫的駁回。
「是小正自己要把它想成那樣的。」
「你少來!」
「說正經的,要還是不要。」
兩對眼睛就這麼互望了三秒。
「‥唉。」
「啊?」
「算了,反正我根本沒指望能平平凡凡的過一生。」雖然我很想‥
「這是答應的意思嗎?」
「是啊,有附帶條件。」
「開吧?」

入江舒展酸痛的四肢,轉過頭望著窗外。

「榮耀歸你,主導權歸我。」一句不知道從哪本奇怪的書上看來的話輕描淡寫的從嘴邊劃過。
隨後房間一片沉寂,白蘭似乎對於即將說出的話很遲疑。





「…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小正你行嗎?」


入江終於忍不住抓起枕頭朝旁邊砸了過去。


FIN.

後*
虎頭蛇尾的一篇文。
拖到連自己也沒熱情了。
很多設定後來都因為被原作否定了而不能用,心目中的裏入江也就這麼被壓了下來。
覺得到最後幾段小正也好白蘭也好通通都暴走模式全開了呢(笑)

總之,對不起大家(鞠躬)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34-442eea01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