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7-09-01(Sat)

這是我自己的山雲裡最喜歡的一篇。
竟然是前年。


[  見呢。 ]
Reborn!/1880Hits/題源capriccio/一年十二題 七月/原題 会いたくて



其實也不過是飯後的閒談。
只是氣氛恰好異常凝重。
「山本。」
「?」
「你覺得怎麼樣?」綱吉一面問,一面拿起一個鮭魚卵壽司。
雖然吃的是日本料理,可是桌上擺的還是刀叉等的餐具。
都花錢買日本料理了,為什麼不順便花錢去訂一些像樣的餐具呢?
「啊啊,很不錯。」不過青年只是體諒的笑笑「好久沒吃到家鄉味了。」
隨後別有深意的補充。
「‥雖然還是不如當年的那樣好吃。」

看見首領席上的少年轉為黯淡的眼神和嘴角略帶淒苦的弧度,坐在一旁的藍髮青年微微一笑。

「山本武。」
「…?」
「澤田想問的似乎不是這個呢。」
「‥啊啦?…」
「是關於雲雀學長的事…。」綱吉有些為難的開口。
「‥原來是那個啊!」他彷彿剛剛理解過來一般的敲掌。
「怎麼樣?」
「沒消息。」
「唔?」
「完全沒消息,一點也沒有。」
話說回來,如果有消息一定會跟大家報告的吧?
山本默默的想著。

自從接到密魯菲奧雷家族已經把目標鎖定在彭哥列的消息後,本部就不斷嘗試聯絡分散各地的守護者。幾天以來已經聯絡到大部分的人員:了平正在趕往義大利的途中、本來駐留北義的藍波也正在回本部的路上。早就在本部的霧、雨三人,也被通知待命。

只有一名守護者下落不明。

那就是數日前與本部失聯的雲之指環持有者,雲雀恭彌。


. * . * . * . * .


『聽說你明天要走了。』他輕倚著黑色的皮製沙發,眼神瞟向旁邊的人。
『放假了。』他回答的很簡短,也沒有轉過頭。
『放假?』
『到時候就算是你的電話也絕不會接。』與篤定的語氣作伴的卻是不知道在看哪裡的空曠眼神。
『…去哪啊?』忍不住提問。
『去哪不用你多事。』意料之中的回答。
『唉?怎麼這樣說…』
『我放假跟你一點關聯也沒有。』冷淡的語氣如此說著。
『雲雀怎麼會讓沒關聯的人進房間?』
『那你滾出去。』
『才不要…都進來了還‥』
『出去。』


被踢出門外前,山本反手拉住雲雀,欺上他,卻被一拐巴出門外。
最後他只看見那雙鄙夷的眼神,甚至連再見都沒有。
然後感覺懷裡多了某樣東西,在門關上的同時。

那是一只手機。
雲雀的手機。


. * . * . * . * .


山本武頭倚著窗,輕閉雙眼。
平穩的喀撘、喀撘聲隨著有些晃動的列車車廂融入環境的一部分。
給他的下個指令是前往日本。

美其名是去送逝世的父親最後一程(雖然絕非壽終正寢),真正的目的是去暗中監視敵方在日本的行動。
當然,還有個附加的任務,綱吉和山本誰也沒開口,卻心照不宣。

找到他。

下達指令的人和接收指令的人,傳遞的訊息一樣明確。


. * . * . * . * .


山本只是不明白這樣的差事為什麼總落給他。

『明天雲雀學長要回來了,麻煩你去機場接他。』
他皺起眉。
『這種事情,家族誰也能做的吧?』
『不,這麼分派純粹是為了家族成員的安危著想。』
山本低頭看著坐在辦公桌前苦笑的首領,心裡琢磨著這句話的涵義…
『就算對我那傢伙也不會手下留情。』
『我明白。』綱吉說『但是每次不都平安回來了嗎?』

原來真正的意思是山本武這傢伙很耐打。


他開的是一輛很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這麼說都還是美化的說法,不僅漆被磨掉了些,手柄有些生鏽,甚至右後方還有個凹痕──雖然不至於大到引起注意,但也沒小到任何人都不會介意的程度。

那是山本武在義大利買的第一輛車,以低的驚人的價錢和破爛的驚人的外觀陪了他六、七年,當事人總是一臉開朗的說這樣才不會在街上引起注意。

『那東西已經破爛到引起注意了好嗎。』如果嵐之守護在場,一定會刁著煙一臉不屑的如此反駁。

即使如此山本還是很珍惜這輛車。
原因也沒別的,只是一句話而已。

他開著破車行駛在沒什麼車的高速公路上時(究竟誰會在這種時間點回國啊),想起那個人,還是難掩微笑。

那是自己第一次被指派這個差事的時候。

他一臉不屑的瞪著自己,而他只是回以苦笑。
他用一隻手幫他開門,他冷冷的朝門後揮拐。
聊表不滿罷了。所以揮了個空。

他似乎很累,所以只是抱著手坐在後方,頭靠在椅背上。
山本從後照鏡捕捉到一兩束依然烏黑的髮絲。

走了一半的行程時,雲雀無聊的望著窗外,語焉不詳的吐出一句。
『雖然很破,坐起來倒是很舒服。』

山本愉快的笑了。

『我也這麼認為呢。』為了證實,不如下次做做看好了。

後面的話卻因為行車安全硬生生嚥下。



其實他還是很樂意接受這份差事的。


『為什麼又是你?』他冷冷的問。
『哈、哈‥因為前幾次也都是我嘛…』
『好不容易做完了事,看見你就全身不快活。』
『有這麼慘嗎?』苦笑。
『不想被咬死就快點開車。』
『是是。…』

山本一面說著,一面笑了起來。

『笑什麼你?』

金屬製的「凶器」抵在脖子上的冰涼觸感,至今仍難以忘懷。

『雲雀期待嗎?』
『什麼?』

『…我是說,』他笑了笑『雲雀或許也會期待是我來接你?』

破舊的小車猛一個急轉彎,面臨差點就要送修的悲慘命運。

『下次我會叫草壁來接我。』雲雀冷冷的說,一面把駕駛座的屍體往後丟,自己爬了上去。


或許山本真的不討厭這項差事吧。


. * . * . * . * .


耳邊的隆隆聲和輕微的耳鳴使他微微皺眉,只是因為直到現在他才明白自己往返日本及義大利的次數多麼稀少。
現在回顧起來,最大的遺憾或許是沒好好的陪陪老爸吧。
還有那傢伙。

「真令人煩躁啊‥」頭支在扶手上喃喃自語「現在連生死也不知道…」
幾萬英尺的高空,並不能使他忘記煩惱。

他拆開塞在前方置物袋的毯子,兩手抓著前端抖開,把它拉到肩膀的高度。
在飛機上是不可能舒服的睡一覺的,特別是你楚於擔憂與令一個擔憂的轉接點上時。
他皺眉,試圖把腳縮回椅子上,卻終結於失敗的伸向地板。
閉上眼睛那一刻,他明顯的聽見機艙有些刺耳的「叮──」聲,然後是一陣輕微卻頻率不均的上下搖晃,他聽見乘客細語的聲音。
但他沒時間注意那些,所以沒睜開眼。


. * . * . * . * .


等行李時,他望著空蕩蕩的輸送帶,瞬間想到什麼似的打開手機。

一封未讀訊息

他有些疑惑,對著那篇訊息按下OK鍵。

他聽到輕微的「磅噹」聲,微微抬起頭。
第一件行李終於上了輸送帶,但是並不是他的。
所以他只是低下頭,看了一眼短訊。

七通未接來電

山本倒抽了一口氣,記下那個自己不曾見過的號碼。
他感覺自己連按手機紐的手指都在顫抖。
畢竟他現在拿著的,是雲雀留下的手機。

在按下播出的前一刻,眼角餘光突然看見不遠處的輸送帶上,出現了自己的行李。
該死。


. * . * . * . * .


山本武在機場叫了一輛計程車。
當他用已經有些生硬的日文表明自己的去處之後,他感覺到有什麼在震動。
他趕忙拿起剛才的手機,卻發現一點消息也沒有。
響的是口袋裡的另一隻手機。

他嘆了一口氣,一面把視線轉向窗外向後跑的機場景物,一面接起電話。
他只聽見有人在啜泣的聲音。

「怎麼回事?」他努力在司機面前讓自己保持平靜,一面說服自己事情不會跟自己想到的情況一樣糟。
「…山本‥‥」
「獄寺?你們那邊遇到什麼狀況?」山本好像還聽見擤鼻涕的聲音。
「沒事…都處理好了‥‥只是還是要通知你一下…」
「什麼?」
「…我說不出口‥」
「──難道…你懷孕了?」山本很驚訝自己在這種時候還能想出這種沒梗的笑話。
只是獄寺沒笑,完全沒有。
山本又嘆了一口氣,重重的。
「獄寺,我給你三十秒。說出現在的狀況或者一小時後打來。」
「十…十代首領他‥」
山本肩膀一震。
距離他離開日本還不到一天。

「綱吉怎麼了?」
「‥他──」
「‥‥獄寺,現在有人在你旁邊嗎?」
「‥有…」
「叫他聽。」
山本聽見電話那端傳來細微的說話聲和些許雜音。
然後是他最不期待的(也或許是最能期待的)聲音清晰的響起。
「山本武。」這人說出來的話今天特別毛骨悚然。
「…那邊到底怎麼了?」
他頓了一下。
「綱吉死了。」
「‥‥你說什麼?」
「我們遇上祕魯菲奧蕾的奇襲,在本部附近發生激烈的槍戰。我方守護者目前只有我跟獄寺。」他的語氣似乎漫不在乎,就像訴說早晨報紙的情節「彭哥列死了三十人左右,包括我們的大空。」
山本吞了吞口水,強迫自己鎮定。
「…你倒是挺平靜的,面對這麼大的變故。」然後故作輕鬆的說。
「你也是。」
「我在車上。」
「那麼你回去飯店之後,可以考慮打給獄寺。」
「這是一種安慰嗎?…」山本苦笑,感覺司機用後視鏡對他可疑的談話內容表達懷疑。
「只能勉強算是。」
「……你的安排?」
「獄寺會先護送綱吉的遺體回日本,我和凪留下來收拾殘局。」
「巴利安呢?」
「除了已故的首領,誰也無權干涉他們的行動。」
「找個人去溝通一下?」
「別說傻話了。」
「很好,那──就這麼辦吧。獄寺和綱吉來日本後,聯絡我。我會負責找足夠隱密的地方。」
「那就拜託你了。」
山本甚至能感覺,對方在電話那端的淺笑。
他忍不住追加了一句話。
「六道骸。你…可以信任吧?」
他聽見他笑的更開懷了。
「那只是因為,沒有人更適合罷了。」他回答「我討厭彭哥列,不過我忠於自己的誓言。」

掛上電話前,他聽見六道骸說了一句在平常不過的話。
「除了已故的首領,沒有人有權說要毀掉彭哥列。」他說「就算是囂張過頭的野花也一樣。」
山本失笑。
「把那個人說成這樣,你到底在取笑綱吉,還是在取笑密魯菲奧蕾?」
「都有。」電話另一端傳來十年一樣詭異的笑聲「這句話不該由我來說,不過。」

「別放棄啊,山本武。」

「乾脆推舉你當下代首領吧?」
「別開玩笑了。」

山本掛上電話,盯著窗邊呼嘯而過的景物。

「可以…開快點嗎?」他輕輕的問,覺得前座的司機似乎被嚇了一跳。
「‥是沒問題啦…不過‥」
「對於我剛剛在電話裡和人說的話,可以不要在意。」任誰也沒辦法理解語氣變化那麼快的對話吧。
「…好的。」


然後是長達半小時的沉默。
山本付了車資(不是小數目,不過和剛剛花掉的國際電話費比起來似乎是九牛一毛),帶著微笑慢慢走進飯店,向櫃檯領了鑰匙。

207號房。

山本本來想就這麼爬樓梯的,最後還是好好搭上了電梯。
他神色自若的用鑰匙璇開門,慢慢的掩上。

然後在旋關痛哭失聲。


. * . * . * . * .


『我說你這人。』有一次,雲雀在無意間開啟話題。
那是在彭哥列庭園的某一處,長著圓錐壯的樹(當然是剪的),地上的植物組合成各式各樣的幾何圖案。
雲雀偶爾會來這裡,因為很少人。
山本偶爾會來這裡,因為雲雀會來這裡。
『?』偶然間被點名的人顯得受寵若驚。
『抗壓性很高吧?』
『…什‥?』
『不管被怎麼取笑也不會生氣,怎麼打也不會還手。對意外事件也能冷靜的處理,遇到突如其來的變故也不會一厥不振。』
『…這是稱讚嗎?』
『不,只是覺得你很奇怪。』他說的理所當然『對我來說,任何容忍都是不必要的。』
『‥老實說啊,雲雀。』
『什麼?』
『偶爾也會有不想忍耐的時候噢。』
『是嗎?』
『比如說……』
『?』
『對喜歡的人表露心意,對方卻完全沒有察覺的時候。』
『‥在說什麼啊你…』
那時山本猛的抓住雲雀的手腕,把他扯向自己身邊,兩手就這麼繞過他的手臂,圈著他的背。他的頭埋在他肩膀。
『我喜歡雲雀喔。』

山本因為沒辦法看見雲雀的臉,所以不知道他實際的感覺是怎麼樣。
山本只知道,他被掙脫之後數拐打倒在地,還被有意的補了兩腳。

任何容忍都是不必要的。山本於是想起這句話。在他看著雲雀的背影遠去時。


. * . * . * . * .


他把他的手機重重摔到床上。
他畢竟還是沒種,那手機畢竟還是彭哥列聯絡他的惟一途徑。
他坐在床上,也沒把剛剛的眼淚擦乾,就拿出另一隻手機。
他播出了那個號碼。

沉悶的電話鈴響對山本來說彷彿隔了三秋之長。他交集的等待著熟悉的聲音。
最後電話接通了,另一端卻什麼聲音也沒傳來。

「…雲雀?」試探性的發出聲音。
「‥‥」卻得到無聲的回答。
「是雲雀吧?」
「嗯。」似乎很不甘願的回應了一聲。
「彭哥列發生大事了,你能不能…來和我會合‥。」
「‥我有我的事要做。」
「可是,這件事真的很嚴重。」
「什麼?」雲雀似乎很不耐煩。
「…雲雀你,手上那支電話,可靠嗎?」
「…草壁的。」
「‥那麼應該可以說了。綱吉在打鬥中被人殺死了。」
「‥‥那傢伙,果然很弱。」
「我需要處理善後,我需要你的幫助。」
「不是現在。」
「就是現在。」
「‥你想要的是一個能夠暫時放置澤田綱吉身體的地方吧?還有在日本能夠指揮作戰的地方。如果這樣,你可以直接連絡本部…」

「雲雀。」

山本努力使自己平撫情緒,卻發現不過是徒勞無功。

「雲雀,我想見你。」他低低的說「真的很想。」
「‥見了我也毫無幫助…」
「不是這麼說的啊。」他壓制住自己想大聲吶喊的情緒「你還記得我以前說過的那句話吧‥偶爾也會有,無法忍耐的時候…」

「山本武,去睡個覺吧。」然後和自己打斷對方一樣,被對方打斷。

「我保證,在彭哥列真正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出現。」
他說,輕輕吁了一口氣。
「這是最大的寬待了。」


. * . * . * . * .


山本醒來時,外面天色全暗了下來,他看了看錶:晚上十一點。
他接到一通電話,獄寺打來的。

「我們準備上飛機了,大概明天中午會到吧。」他聲音聽起來還有點有氣無力。
「獄寺,沒事吧。」而山本只能也以虛弱的微笑表示關心。
「嗯…。你聯絡日本總部吧。到時派個人過來。」
「好。」
「還有一件‥六道要我問你找到雲雀沒有。」
「找到了,也沒找到。」他的苦笑更明顯了。
「什麼意思?」
「我接到他的電話,他卻不告訴我他在哪,也不肯過來。」
「‥這樣啊,我明白了。」
「辛苦了。」
「你也是。」

山本掛上電話,突然覺得夜晚太過深沉,壓的他喘不過氣。
想不到自己連去看看老爸的時間也沒有。

他忍不住拿起手機。



「‥什麼事。」
「雲雀。」
「──如果是無聊的事就宰了你。」
「那麼你現在拿著刀過來吧。」
「……」
嗶───

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後果,山本又躺回床上。
身心俱疲。

「看來,這不是睡覺就醫的好的啊─── ‥‥」


山本武閉上眼,對侵蝕自己的那份思念和隨之俱來的龐大無力感低頭。
然而對自己依賴的對象,卻露出微笑。
由衷讚美的苦笑。


FIN.
後*
七月寫到九月‥
唉呀現在是九月一號了呢(死)
嘗試連貫綱吉等人到達十年後之前的劇情,不過可能有點支離破碎(苦笑)請不要介意‥
本次大爆走的角色我覺得是骸呢。
這是我第一次寫帥氣的鳳梨喲。

所以說,終於交出來了阿水!!(感動的哭了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33-ed508fd4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