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7-05-19(Sat)
國文作業用(咦)

[ 藍水晶 ]
Original/好像有點肥皂傾向?

她靜靜的坐在一張小小的木椅上。
長至腰間的大捲髮烏黑如夜,光澤如晝;又圓又大的雙瞳冰藍似水,閃爍似星,一抹淺淺的微笑顯得高貴美麗,卻益發沉默冰冷。她穿著黑色洋裝,裙擺與袖口鑲著華美的淺藍色蕾絲。她的胸口綴著一顆水晶石,如同早晨透徹明亮的海水一般的藍,包圍著好像魚兒一般優游其中的淺淺濁藍色。品藍色絲帶在黑色的髮捎柔柔垂下,一如她美麗的眼。
那冷藍伴隨疏遠的微笑透過櫥窗的玻璃凝視向晚的街道和來來去去的人們。

「哇,這家店好漂亮呀。」兩個女孩子牽著手經過櫥窗。
「這一定很貴吧──你瞧她的眼睛就像真的一樣呢。」其中一個女孩子拿著飲料的手湊進櫥窗,隔著擦的透亮的玻璃指著椅子上的她。
「是啊,看起來好像瞪著人一般,可怕死了‥」另一個女孩似乎有所顧忌的縮在一旁。
「聽說她不是一般的娃娃呢,是個被詛咒的娃娃喲。」她嘿嘿笑。
「別嚇我了!」

有說有笑的聲音靠近,經過,而後離開。

她依然掛著一樣的笑容,視線,並未跟隨。
不能跟隨。
她只是一具被擺在櫥窗裡吸引目光的木偶。
工匠的手藝再怎麼精巧,也不可能超過手腳可以稍微轉動,任憑店主調整坐姿的程度;裁縫師的技術再怎麼高超,也不可能讓穿上衣服的娃娃變成真人。
她沒有自由,沒有靈魂。

但她渴望。





清晰的對話聲在應該沒有聽覺的耳邊響了一陣,聲音卻清晰的被木頭人兒字字辨認。
一個關於她卻不是她的交易。

「請問要出多少您才願意賣?」
「對不起,這個東西是不出售的。」
「不管你開價多少我都接受。」
「真的很抱歉‥‥」
「你真不識趣!」
「因為這顆石頭是內人留下來的‥」
已是一頭灰髮的店主一面低頭陪笑,送走出門當兒還不斷抱怨的少婦,一面暗暗嘆了一口氣。

擺在那裡這麼久了,詢問木偶脖子上藍水晶的人比光臨店內買其他東西的人還要多上幾乎一倍。

「唉──或許買下妳是錯誤的吧。」
他嘆了一口氣,一面幫坐在椅子上的等身木偶整理頭髮和衣服,一面用灰心的語調說。

她沒有回答,沒有轉頭,半吋肌膚也沒有移動。
木偶沒有回答的本錢。


夜諷刺的降臨,店內的光芒照在她背後,櫥窗的光芒從頭頂洩落。
或許我真的是個錯誤。

木偶用無聲的語言說,帶著工匠賜予她的微笑。

「──啊,是個木偶啊。」
青年圍著灰色格子圍巾,穿著藍黑色毛衣背心和白色襯衫,他的雙手垂在兩旁,看起來竟有些落寞。他毫不在意自己的樣子,隔著櫥窗看入她的眼睛。
「好寂寞的樣子呢。」

她在心裡瞪大眼睛。
這是她自空空的坐在這張椅子上以來,第一次聽見這句話。

「如果妳有靈魂的話,應該會為不能哭泣痛苦吧?」
青年說話時搔了搔黑色的頭髮。


「那麼能哭不哭的人‥就是太傻了…」


她決定永遠記住。
青年掉下眼淚的那一剎那,那抹她夢想中的,燦爛的笑容。





她時常想起他──如果木偶也有記憶這種東西的話。
每當到了夜晚,她就會不由自主的期待那位青年的出現。
店主偶爾一面摸著半白的頭髮,一面喃喃念著人的眼類比鑽石還珍貴的話,都被她一字不露的收入腦中。
所以她想再看一次。
一次也好。


但青年不再出現。





「如果你知道見到你想見的人的那天就是你的末日,你是否會就死心?」黑髮垂在臉的兩旁,異常蒼白的皮膚與似乎能洞察一切的黑眼,定定的看著櫥窗內的娃娃。
她沒有說任何話作為回答,但是自賦予靈魂前就存在的記憶早被來人收入瞳眸。
說話的人是一個巫女。

「我可以給予你再次見到他的機會,及一句話的權利,也可以給你身為人類的三分鐘。」她朝她勾起一笑「但是你要拿你珍貴的靈魂來換。」
那顆圓潤襯華的藍水晶,以及在它之中的靈魂。
她努力的低頭,長髮從頸後滑落。

「真傻。」這是巫女的評論。





她一直在引頸期盼這一天。

『記住,只有一句話。錯過可就沒有了。』她記得女巫這麼告訴她『從你開口起,你有三分鐘,可以變成真正的人類。』
有血有肉的人類。
她端端坐著,一如既往。
其實不能改變。
青年再次出現,卻帶著異常明亮的雙眼,和深深的笑意。
她想睜大雙眸,但琉璃製的眼珠和木頭製的眼瞼卻無法表現任何情緒。

青年的身邊,跟著一個女孩。
一個有著美麗棕色長髮的女孩,一個眼裡滿是溫柔光芒的女孩。
他們有說有笑的經過,青年對櫥窗裡的娃娃視若無睹。
直到女孩驚奇的開口。
「哇!好漂亮的娃娃。」
她挽著青年的手,掌心十指交扣。
「哦,是之前的娃娃啊,好像擺在這很久了呢。」
「你之前就見過?」
「嗯…是很久以前啦。」青年微微笑。
「不過她的表情好冰冷啊。」女孩發了一個寒顫。
「這樣的東西本來就只能做成這樣的啊。」

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抿著唇笑,無聲的哭。
本來該是一塊木頭的心,像是絞在一塊一般。
這也是魔咒嗎?──她諷刺的想。

她們說了一陣後沒事似的離開,青年卻突然獨自一人跑回來
對著櫥窗竊竊私語。

「那天晚上謝謝妳啦──多虧了妳,我們才能複合。」


是呢。
他的眼淚,從來不是為了她。
她放棄任何一句話的機會。
因為比起那對情侶,自己有著遠遠的不如。





「你明白了吧?」巫女隔著厚厚玻璃,對著漆黑的店內勾起笑。
她沒有回答。
「即使有著比任何人都還要美麗的外表,高貴的微笑,即使穿著全鎮最貴的衣服,擁有最高的身價,但是卻沒有一個比你更寂寞的靈魂。」

因為你不是人類。

她打開小瓶子,打算接收藍水晶內的魂魄。

「請讓我投胎轉世吧──一次就好,讓我待在他身邊。」
「什麼?還不死心?」巫女一愣。
然後更深的笑意牽起唇角。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再拿一樣東西來換」
她的嘴唇無聲的動了動。

「成交。」巫女說。





隔天開店時,店主對眼前所見大吃一驚。
木偶娃娃的一頭黑髮全成了雪一般的白色,還微微透著晶瑩的光芒;本來有著深藍眸子凝視的眼輕輕閉上;笑容的弧度變的安祥而溫暖,彷彿一名午後靠在椅子上睡著的少女。胸前的水晶也不再散出藍光,回復成透明的樣子──但卻變成眼淚的形狀。
「──找到幸福了嗎……」
所以店主並沒有報警。

古董精品店的生意因為娃娃的轉變而變的更好了。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被娃娃的安祥吸引而走近這家店,也總是帶走一些木頭藝品。
兩年眨眼及過。

一對年輕的夫妻抱著剛滿足歲的女兒經過店外。
丈夫有著如墨的黑髮,妻子的腦後則豎起褐色的馬尾。
懷裡的女兒頭髮也是黑色,卻和丈夫擁有的顏色不同,是恍若繁星照耀的夜空一般的透亮玄黑。
她閉著眼,因為這女孩從出生便看不見。

「啊──這是……之前的娃娃嗎?」妻子吃驚的說著,望著櫥窗內沉睡的木刻白髮少女。
她的睡容竟和女兒有幾分相像。
「變的更漂亮了呢。」丈夫發自內心的讚嘆。
「這是…什麼緣故啊?」
「大概是找到真正的歸處了吧。」丈夫定定的望著她胸前的淚形水晶。

一直躲在媽媽懷裡的女兒突然安靜的落下淚。

「啊!怎麼了嗎?為什麼哭了,乖乖……」





『我願意以我的藍色眼睛來交換,即使一輩子都無法見到他也不在乎。』


這是我最後的祈求。


FIN.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30-6e65b541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