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8-06-18(Wed)



[ 少年啊,要懷抱夢想 ]
Mabinogi/第一人稱/有困難又想看的請去查官網巴哈大百科?








我的名字是洛卡斯西特.傑爾.伊利西比.馮特拉姆.德曼紐加爾達,記得我全名的估計在這世界上有兩個,第一個是我,第二個是我媽媽。
除了我和我媽媽以外,我的朋友們和學校老師都叫我洛卡,我就這麼理所當然的接受了。

我生在比路里亞北邊山區的一個小聚落裡,一個規模不大而且人跡罕至的地方。人們稱為米希列恩的那一群冒險者更是從未來到這裡,除了一個人之外──那個人好像叫吉埃姆,而且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我想他應該是魔導士之類的人吧。

從小,我就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成為克諾斯區域最厲害的鐵匠。
雖然我媽媽一直對我說精靈的手雖然靈巧,卻不適合做粗重的工作,更何況一個精靈就算能舉起和一個七歲孩子一般高的大弓,也不可能拿的起一個十幾歲的人類青年就能拿起的雙手劍,不過,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所以,我十一歲的時候,就告別了家鄉的兄弟同學們,一個人到比路里亞做學徒打拚去了。

我小心的在白天找隱密的地方休息,夜裡再借著艾薇卡的力量用隱身奔跑前進,翻山越嶺、歷經艱辛,終於三天後(你以為很近嗎!精靈的腳程可是很快的!),我終於來到了矗立在沙漠中的繁華綠洲。

和守衛表明身分後,我生平第一次踏入比路里亞的大門。
正四處張望,突然……

「前面的!!小心一點!!」

……一隻駝鳥迎面衝來。

我還沒反應過來,只感到拂面冷風,和隨之而來的熱辣疼痛。
等我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橫躺在路中央。

「啊,抱歉抱歉,新手駕駛,沒控制好速度……。」兇手露出抱歉的微笑,一面在背包裡翻找。
我的臉頰痛的半死,心裡想著踩就踩也不必踩臉吧,卻看見他的坐騎──咖啡色的鴕鳥,露出大想用牠又大又黃的鳥嘴補啄一口的表情,我縮了一下。

「找到了!」她快樂的從背包裡拿出玻璃瓶裝的紅色液體。

……記得小時後媽媽都說補血的藥水是用沙蟲的血做成的,我才不要喝,絕對不要──

她拔出塞子,用力的把藥水瓶塞進我嘴裡。
味道怪異的液體留進喉嚨,伴隨著嘴唇酸麻的感覺,我突然有了這是毒藥的預感。
雖然如此,當她成功的把藥水(幸好只是小罐的)全部灌到我胃裡,然後把空瓶子塞到我手上時,我感覺臉上的疼痛好多了。
看來真的有效。

我想著,那個人已經大叫著「Bye~Bye~」然後跨上鴕鳥疾馳而去。

這是我這一生遇到的第二個(把吉埃姆也算進去的話)米希列恩,實在稱不上什麼美好的記憶。


不過鐵匠舖的梅莉絲大姊,看到我臉上的Y型傷痕時,倒是大笑著馬上收留了我。
或許是因禍而得福吧。

我就這麼在鐵匠舖學習了六年。

途中雖然遇過各式各樣的米希列恩(有因為裝備修的有點不完整就大發雷霆的,還有誓言要來丟蘋果的,還有因為五改裝被修壞三點仰天長嘯的),第一次進村時那鴕鳥背上的灰法身影,卻依然十分鮮明。

至今,我已十七歲了,對於打造匕首之類的,可說是已十分熟練……什麼?你問我學了六年怎麼還只會打匕首?我前面不是說了嗎,精靈先天不良──啊?你問我梅莉絲姊姊,她怎麼能跟我比,我看她至少有一千歲──啊啊梅莉絲大姊不要把你的榔頭丟過來啊──..

總之,上個週末,我接到媽媽的來信,說我也該是找個適合的人家嫁了的時候了。
雖然媽媽這麼說…可是我明明就是個英俊挺拔的十七歲青年啊?難道叫我嫁給一個姑娘嗎?──

啊,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我想,我的確該認真的去找一個女孩子,談一場熱血的戀愛,然後組成一個溫馨甜蜜的家庭。

當我認真的把這番話告訴梅莉絲大姊時,她和第一次見到我時一樣大笑了好久。
然後說祝你成功,用根本是十足嘲笑的語氣。

哼!你們太可惡了!

我就這麼懷抱著不平在鐵匠舖沒有人能看見的角落裡生著悶氣,正在這時,我聽見背後有個聲音。

「唷,可愛的小弟,你在這裡畫什麼圈圈?」
由於句中充滿太多我毫不理解的元素,我下意識的回過頭,發現一個深灰色頭髮的十歲小女孩,一束馬尾紮在腦後,黑色的羽毛法師帽下,一雙水靈靈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我。
……有沒有搞錯,這樣一個小鬼叫我小弟?現在人是都跟梅莉絲大姊一樣是千年老妖嗎!?

「嘿嘿,呆掉了。」她愉快的笑了起來。
我正想反駁,卻發現她背上背著一把我永遠拿不起來的雙手劍。套子漢和法師帽一樣是黑色的。
是個人類。
我仔細回想,梅莉絲大姊好像說過米希列恩可以保留前世的記憶一直重生這類的事。
什麼啊,果然跟梅莉絲大姊一樣是個老頭嗎?

我想著想著,不由自主浮現嫌惡的表情。
「喂!你什麼意思!」
她先是大怒,然後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難道你看出我是支持巨人的嗎?」

什麼?

巨人不是我們的敵人嗎?──
媽媽說那是一個生活在寒冷的雪地,殘忍又殘暴,腳一踩大地就會為之震動,手一揮就會摧毀房子的可怕族群啊!
這個人類竟然跟他們是一夥的?

我呆若木雞,過了大約三分鐘,才想到放開嗓子大叫。



「守衛!這裡有──」
還沒說完,她就摀住我的嘴巴,不過叫喚還是引起了入口拿著弓箭的精靈守衛的注意(他們的武器可都是我…的師父梅莉絲大姊一手打造的呢),轉過身來。

我聽見她暗叫不好,一面輕聲唸了什麼名字。
我沒聽清楚,就看見一隻全身藍羽的大鳥出現在眼前。
她二話不說,就把我推上去,然後自己也跨了上來。

「飛!」她說。
大鳥震動翅膀,鼓動空氣,傾刻間,我們就來到了弓箭所不能及的高空。

她爽快的笑了起來,我突然覺得這笑容有點熟悉,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要跟工會的人說我綁架了一隻精靈!」她得意的對我說,一面用手在空中比劃發出訊息。
她是快樂的很,我可就非常哀愁了。
這一去…會到哪,也不知道。





「什麼?你說你要去相親?」
夏日夜晚的營火旁,身為綁架犯的小鬼大聲嚷嚷。

我確實是說過我到了適婚年齡,可我沒說過我要去相親這五個字啊。
似乎看見我投向她的哀怨眼神,綁架犯大發慈悲的修正用詞。

「總而言之就是你想去相親吧?」

難道在米希列恩的世界裡想結婚就只有相親一途嗎?

發現我更加陰鬱的臉色,她隨手拿出匕首(哼,那種人類製的匕首怎麼可能比我‥‥師父梅莉絲姊姊做的還要鋒利!)切開剛剛隨手砍死的不知道什麼動物的肉,遞到我眼前。
「…媽媽說不可以吃來路不明的東西。」
「放心好了啦,烤熟的東西吃不死人的。」
「你一直以來都拿著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在冒險嗎!」
「嘛嘛、如果不吃只好吃這個吧?」說著拿出卡魯森林產的不知道在背包裡放多久的松菇。背包裡如果有土估計它還能再長出三朵吧。
「‥‥難道你都沒有果實之類的嗎?」
「果實這種東西是給淑女吃的,不是你這種瘦不拉嘰的精靈。別人看到還以為我虐待你。」
強迫我吃這種東西才是虐待啊──!

看到我苦著臉接下那塊肉,她面露得色。

「看在你這麼受教的份上,我就來幫助你實現你結婚的夢想吧!」

受教?你們米希列恩到底都把我們當作什麼了?雖然是個雜魚,但是遊戲來看的話我是NPC喔!NPC呢!


在我沉著臉小口小口的吃肉時,她興致勃勃的拿出一捲又長又大的紙,並非我們這裡流行的素描紙,大概是羊皮紙之類,從據說叫做愛爾林的地方流過來的。

「那麼,你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生啊?」
「那個啊‥‥最好是能幹的吧?長的好不好看比較沒那麼重要啦。如果是跟我有相同志趣的人就好了。」
「志趣?」
請不要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我。米希列恩到底腦袋裡都裝些什麼?
「我是一名鐵匠學徒。」
「啊啦,說起鐵匠的話,我們愛爾林當家鐵匠的女兒似乎也是單身狀態呢。不過如果要嫁給這種骨瘦如柴的精靈肯定不願意的吧。」

我眼睜睜望著名字被寫上去又劃掉,憤恨的咬了一口肉。

「總之,先去愛爾林再決定吧。」下定決心似的把羊皮紙捲好,用一跟繩子捆起來‥‥不仔細看還以為是樂譜捲軸呢。她好像打算睡覺的樣子。


「……啊啦?你那個吃不完嗎?」



最後,大部分的肉都被她叫出來的灰狼吞進肚子裡。
那些奇奇怪怪的寵物到底是哪裡來的啊?





第二天早上,我在沙漠略冷的清晨起床,像平時一樣。
正打算開始準備開工用的物品,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經不在比路里亞。
轉頭看看那傢伙,還睡的跟死豬一樣。

趁現在走嗎…?可是‥她答應要幫我實現結婚的…

我猛力搖了搖頭,現在是想結婚的時候嗎?梅莉絲姊姊不知道有多擔心我……還是趕快回去吧。

我站起身,才發現自己身楚於四望無際的沙漠。
昨天被拎在藍鳥上飛來飛去,早就忘了來的方向,更別說是回去了。
我可不想被裝在棺材裡埋進土中然後等人把我挖出來還要失去記憶讓玩家去騙經驗值啊……渾身起了個哆嗦,我再次望向身旁的死豬。

偷看她的地圖嗎…?
但是,這好像是小偷的行為吧。
媽媽跟師父從小就教導我,千萬不能當小偷。
‥可是,對象是個綁架犯耶?
應該沒關係吧?


我把手慢慢的、慢慢的,伸向她的包包。

然後聽見了一陣低沉的,渾厚的聲音,有點像晚上偷偷潛到村子附近的沙漠狼的低吼聲。
我低頭一看,看見佈滿獠牙的嘴巴和鮮黃的雙眼。


「哇啊啊啊啊啊啊────!!!!!」


大叫後倒退了三步,跌坐在地上的同時死豬大概是被吵醒,緩緩的睜開眼睛。

「‥一大早的,吵什麼吵啊…?」
「你你你你你為何要放一隻狼在背包旁邊啊!?」
「看守啊。難道你希望我們的存糧都不見嗎?唉,果然是沒用的精靈,一隻狼而已也嚇成這樣。」隨意割了一塊昨天的肉丟給牠當早餐,她把剩下的肉小心包好,放進背包裡。

「咦?」
「咦什麼。走吧。」

完全沒起床整理服裝儀容的打算,也沒有拿出早餐的意思,灰狼在眼前化為銀亮的光芒,轉眼那隻藍的發亮的鳥類又出現在眼前。

又要‥飛嗎…?





我目瞪口呆的從空中看著傳說中的卡魯森林。
對一般精靈來說,想要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根本是一生也不可能的事情。橫渡沙漠已經是難上加難,更何況是中間的亂石、毒蛇、猛獸,還有隨時出現的流沙‥

但是,只要有這種巨大的鳥類當坐騎,上述問題都完全不必擔心。
我有點開始羨慕起米希列恩來。

「怎麼樣,沒看過這麼大的森林吧?」
不過、這傢伙如果再用這種看不起的態度對NPC說話,我就詛咒你任務完成的那一刻網路斷線電腦當機。

「…確實,沒看過。」
為何我為人這麼誠懇老實呢?

「裡面還有地下城呢。」
「…像倫格一樣的嗎?」
「啊啊,差不多,只是長的不太一樣。」


森林的盡頭是一排略高的丘陵。
她不輕不緩的說抓緊,然後高度突然攀升。

等到我們平穩的飛在另一個沙漠中央時,我已經嚇出一身冷汗。



「‥‥太麻煩了。」突然她說。
「…啊?」
「這種時候果然還是用那個吧?」
「…啊啊?」
「雖然在遊戲裡是違法的,可是這只是同人而已應該沒關係。」開始在背包裡翻找,然後拉出了一根羽毛殘缺的翅膀。

看起來明明是人造的翅膀,卻散發出潔白的光輝,掉落的羽毛讓它看起來十分不可靠。
她把羽毛伸到我面前。

「抓好。最好是兩隻手都抓住‥啊,乾脆抱住吧。」
「……」

兩分鐘後,我們迫降再一個四週充滿不友善黑白蜘蛛的沙丘上,我抱住一支大概跟上半身差不多長的薄翅膀,她抓住從兩手縫隙露出來的另一端。

「因為是違法的所以會怎樣我也不知道。好啦,一、二、三──」

黑白蜘蛛衝上來的瞬間,刺眼的白光包圍了我的視線,然後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我用力閉上雙眼,感覺四周空間似乎被抽掉空氣一般虛無。呼吸有點困難。

所以說為何明知道是違法的還要做啊──!





「可以睜開眼睛了啦,沒用的傢伙。」

我睜開一隻緊閉的雙眼。
灰色的石磚映入眼簾。

四周全都是石磚建築,廣場則是用同色的平整磚塊舖成。我從未見過這麼多米希列恩──在廣場上、廣場邊,有些人在小聲聊天,有些人在大聲交談,有些人在討價還價。然後一偏頭,我閃過一個差點劃過臉頰的紙飛機。背後傳來笑語。遠處,兩個人在玩只有兩人的鬼抓人,偶爾回頭來個情勢逆轉。

湛藍的天空高高的懸著幾朵立體的雲。
沒有風沙,十分清澈的天空。


「歡迎來到愛爾林。」

然後,聽見她帶著笑意的聲音。





黃昏,我們走在灰色的石磚街道上。用水泥緊密黏合的大街都開三週年了還沒掉一塊磚頭。
手裡抱著被強迫從食品店的大嬸那買來的麵包、火腿、牛奶,還附加一張散發黑氣的通行證。

「結婚後可以去蜜月旅行啊。」指指那個上面寫著『恐怖圖書館』的東西。
開什麼玩笑,才不去那種地方。

我們站在北門的門口。

「從那邊直直走,就可以到了。沿著路走,就不會碰到怪物。」



八個小時前,我接受了一個好心路人的建議。


「喲!這不是阿草嗎!」那個路人一看到綁架犯死豬小鬼,就衝上去抱住她。
「好久不見,小花。」她微微笑著回答,拍拍路人的背。

路人穿著白色立領襯衫搭配粉紅色背心洋裝,紮在腰部的皮帶高度控制的恰到好處,黑色長襪束到大腿,下面是一雙超高的高跟薛。

「在忙什麼大業啊?」
「沒有啦。」

她拿出羊皮紙在路人面前展開。

「哦,原來是要去相親啊。」
請別一個個的都這麼理解好嗎!

「總而言之在找能幹的對象吧。那麼我推薦一個人。」

瞬間看到路人眼裡閃過異樣的光輝,作為精靈的直覺我決定忽視。

「你該不是說…」
「伐木場的特蕾西。」


果然。我好像看到綁架犯的臉上這麼寫。

「特蕾西,伊萊徳伐木場的主人,行事利落、個性豪爽,深得伐木工人的愛戴。而且是個為人熱情的好人。」路人笑著介紹「如何?」
「…聽起來不錯。」聽起來罷了。

「去看看吧,你會喜歡他的──啊我的兼職時間──!」


說完馬上跑的不見蹤影。

我轉過頭,對上綁架犯的笑容。

「那麼,乾脆先來個杜巴頓觀光一日遊吧?」


──


「總算也到了要說再見的時間。」她仍舊笑著。
「你不跟我一起去……」
「跟朋友約了去打地下城啊,沒辦法。」

說完,兩支完好的白色翅膀遞到身前。

「談好了,就用這個回去和梅莉絲說吧。」
「啊…可是‥」

「你啊,要幸福喔。」

她的笑,逐漸被黃昏的背影吞噬。


「──你的名字。」我遙遙的喊。

「草方。」然後揮揮手,消失在杜巴頓熙來攘往的人群中。


「…謝謝‥」無聲的說,我感激的笑了起來。
真是一個亂來的米希列恩。


然後轉頭,我望向被無數冒險者踩過的,泥土路。





伊萊德伐木場的中央,是一棵十個人圍起來也無法抱住的大樹。晚上了,工人都紛紛收工回家,有些人還在旁邊升起營火,烤起隨處抓來的小浣熊。
我的視線繞過那些工人,尋找理想中的身影。

來的途中,一個女孩的形象逐漸在腦海裡勾畫而成。黝黑的皮膚、用頭巾紮起的長髮或短髮,開朗的笑容和朝氣十足的聲音。
肯定是個十分動人的女孩。點點頭,更加堅定自己的步伐。

然而在這個地方,我完全找不到任何女孩子,只有一群穿著破衣服拚命砍小浣熊的奇怪米希列恩。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拉住一位大叔。
他有一頭紫棕色的捲髮,眼睛裡閃爍著熠熠光芒,長的十分高壯,手裡還扛著一把伐木斧。


「有什麼事嗎?尖耳朵的冒險者,兼職已經結束了喲。」
「……對不起,請問‥特蕾西‥」


「啊啊,我就是特蕾西,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大叔低下頭來看我,蓄滿大鬍子的下巴好像山上的叢林。


「嗯?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的名字叫特蕾西,我是一個伐木工……
喂!幹麻問一直問題總是一直竊笑著?那個名字‥聽起來很可笑嗎?』


FIN.

後*
段考前總是特別想做奇怪的事情吧……差不多是抱持著這種心情填完了這篇。
雖然是想寫大叔而起,可是大叔只有兩句台詞,後面那句還是抄對話的(死)
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就從精靈村開始了的故事,草方的名字取自分身(草莓方塊酥)的簡稱,小花的全名(預設)是花理,偶然間想到的名字,個性則是參考阿雪(?)因為仔細想想自己跟阿雪好像也並不這麼熟就沒借她的名字了XD
能寫出來實在是很詭異,總之,去考段考吧(啥)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9-f5b22481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