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09-02-27(Fri)



  [ 啊啦,說這麼多也是後話。 ]
  京極堂系列/關口,京極,插花偵探/CP不可能有的吧/絡新婦之理妄念補完文,嚴重捏他有。(還沒看的千萬別看)/平淡而且沒有推理(?)/不要期待高中生的文筆可以跟日本推理界鬼才相提並論!





  他推門進去的時候,偵探已經在客廳地板上大搖大擺地睡了。至於屋主,今天也維持他一百零一種姿勢在看書。
  他穿著比京都藍染還要再黑上一點的素面和服,和偵探那身不知混了多少國家的奇異裝扮大異其趣。
  叫京極堂穿亮色系跟叫榎兄穿樸素的衣服,不知道哪個難──今天又是不請自來的小說家關口巽,在心中思忖。
  「你已經成了慣犯吶,關口。」
  他低頭望著發話者──如同幽靈般的屋主。然而對方的姿勢還是跟他來的時候一一模一樣,好像完全沒開過口似的死盯著書。
  的確,這已經是最近第二次了──千鶴子夫人不在,喊了也沒人應,於是擅自進門──不過關口倒也覺得這不是他一個人的錯。
  他本來想辯駁的,不過幽靈般的京極堂顯然完全沒有繼續追究…正確來說是繼續話題的意願,只是自顧自的看著書。
  那是一本狀似古老的線裝本,儘管保存完整,卻依稀可見頁角的泛黃。封面因為被看書者平拿所以看不見。不過,就算看見了──
          ──大概也不可能知道在寫什麼吧。
  
  不過,他倒是無所謂。反正問了也只是被嘲笑,然後得到一篇長篇大論作為解答。這種事對關口現在的情況毫無幫助。
  於是他又自作主張的坐下。一縷熟悉的氣味逸散開來。
  是櫻花香。
  他轉向庭院的方向。半開的紙門外一片翠綠,寧雅而濃烈的香氣從矮牆後飄來。是接近地面的地方味道特別猛烈嗎?還是自己心中一直懷著別的事,所以直到剛剛才察覺?關口感到強烈的模糊。
  一片櫻瓣隨著東風飛捲,停在他身旁。他突然感到世界也同那瓣櫻,極速的飛捲起來……
  一週前的景象倏地取代了眼前的塌塌米、庭院與矮牆,清晰的浮現出來。
  
  一樣飄落的櫻花。
  淡粉色的和服袖角。
  被落櫻洗得更加蒼白的墳場。
  一身肅黑,有如死神般的男子。
  彷彿要被落華埋葬的女子。
  潔白無暇的臉龐浮現的,禮貌卻悲傷的模樣。
  然後是劃破寧靜的──如同宣告一般的話語。
  
  ──你──就是蜘蛛吧?
  
  他站的有點遠,卻能在一片模糊中捕捉到那個瞬間,女子表情的轉變。
  從哀婉到淒涼。一樣動人,卻十足揪心。
  一個旁觀者也能發現,那是…痛苦的表情。
  如果這女子真的是真兇,那麼……真的是……
  
  「關口,這種風雅事,不適合你。」
  他從那瓣櫻花給他的思緒中抬頭,茫然的望向發話者。京極堂的視線也在與他方才同樣的櫻瓣上。
  然後一字一字的,清晰的說。
  「因為,這根本不干你的事。」
  「…我知道。」
  他想起去年夏天那些火紅的曼陀羅。與那種令他心悸的悲痛來比,自己對於這記憶的介入程度,真的太微小了。自己根本只看了預告片和完結篇,什麼也不了解。但是,總覺得無法釋懷。
  「所以不是叫你不要去嗎,真笨。」
  明明什麼都沒說卻被罵笨了,關口覺得莫名其妙,所以抬頭望著書商,但是對方已經又把視線移回書本了。關口不知為何覺得這個人好像今天之內都不打算正眼看自己這個客人一眼。
  「不過,這也是你唯一的優點吧。」
  他突然這麼說,喃喃自語的像是發現了什麼結論似的。隨後又露出嫌惡的表情──好像懷疑自己發現這種結論有什麼用。
  就算是關口,也看的出這個人絲毫沒有打算繼續說下去。
  「京極堂,你能不能把話說完?」於是他決定出聲催促。結果看書者用一種平淡而厭惡的聲音說…
  「你連自己到底有什麼優點都不知道嗎?真令人驚訝。」
  「你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一堆誰會明白?」
  「不明白的話就是你太笨了。」
  真受不了。這人竟然可以一邊看書一邊氣定神閒的說出這種損人話。
  「所以到底是什麼?」
  聞言,京極堂露出該覺得受不了的應該是我吧的表情,總算抬頭直視關口。
  「你啊,明明是個不善交際的孤僻份子,卻很容易對和自己毫無關係的事物動情,然後自己一頭栽進本來可以不用牽扯的脈絡裡不可自拔,用這次的事件來比喻大概連蝴蝶都稱不上,說是爬進網裡的毛毛蟲還比較恰當……像你這種人根本應該早早遠離所有事件去住在深山裡才對,但是你卻偏偏對這類的事情很有興趣。
  「什麼啊,京極堂你不是也……」
  「我才不想捲入任何事呢。」
  也對,這個人大部分都是被硬拉進去的。
  關口無可反駁,只好不甘願的說:
  「那這又哪裡算是優點?」
  京極堂回答以前,一個慢悠悠的聲音便突然插話。
  「算啊,是個給人添麻煩的優點。」
  什麼時候醒來的?關口嚇了一跳,京極堂卻毫不意外,反倒趁此空隙又把頭埋回書裡。
  「是吧。」然後他盯著書氣定神閒的說「…唔,所以說你果然還是適合當小說家…難怪寫那種文章也能賣…」
  什麼話。關口對他們的一搭一唱啞口無言……完全感覺不到是在稱讚自己的樣子。
  
  「…真是過分。」然後他只能如此作結,不知罵的是榎木津,還是京極堂。
  聞此,京極堂雕像般的臉難得的笑了,但約只持續了三秒,就又恢復那張臉皺著眉投入書中了。這個人的世界轉換的速度似乎跟他頭腦運轉的速度一樣非比尋常。榎木津──又睡著了。
  關口覺得無趣,卻又感到很真實。彷彿終於脫離了茜小姐身邊非人間的寂寞桃園,回到了這世界上。這就是咒吧──關口自作主張的認為。
  「喂,京極堂。」
  不把自己當朋友的朋友沒應聲,但關口知道,他在聽著。
  於是他說出了內心的疑問。
  
  「你…不感到悲哀嗎?」
  「會啊。」
  
  他驚訝的抬頭,望著依然死盯著書的幽靈,然後突然覺得他堅硬的輪廓柔和了許多。
  ──好溫柔。
  這個人,也有這樣的一面啊。
  
  「…這樣啊。」於是他這麼回答,轉頭望向庭院。那邊依然持續飄來櫻花的香氣,
  淡淡的清甜化作輕煙,點活了時間。
  
  「真的…是真的吧…。」
  「那當然是真的啊,笨蛋。」
  老友京極堂,這麼回答。
  
  Fin.
  後*
  我本來覺得我這輩子看到完結篇也不可能寫文的就是京極堂、棋魂跟死筆(現在進度:未完結、看到佐為消失、看到L死前)。這根本就不是我的領域嘛。而且誰會去挑戰日本推理界鬼才的文筆呢?
  結果看完絡新婦時滿腦子想著好想寫、好想寫、好想寫…然後手就自己動了(推卸責任)
  關口到底是那群人的朋友還是那群人的麻煩啊?雖然這回的推理很精巧,不過我看完後認真思考的還是這個問題…京極說小榎是朋友,關口是熟人。我覺得比起「只有小榎是朋友」的說法,「那時候認識的人裡面其他人都變成朋友了只有這傢伙完全不想跟他變成朋友」還比較有可能(?)所以說關口這個人真慘啊…我這麼覺得。
  不過仔細想想,京極堂跟小榎他們雖然對他很狠,最後還是會注意到要拉他一把。有這種朋友其實也不錯吧。所以這整篇是想透過一個小結尾的形式把這樣的感覺濃縮出來。
  然後這集京極好像又恢復了很少笑的樣子,不過茜說的沒錯,這傢伙根本上是個溫柔的人。我也想把這點寫出來。
  其實茜他們我也很想寫啊,不過要考據太累了(混帳)
  呃,我根本就把後記當絡新婦的感想文了嘛!!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8-69db610f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