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3-07-10(Wed)
[ 在那之後 ]
雷頓教授vs逆轉裁判/御成御?/荒謬的發想/御劍崩壞注意/成步堂回到日本後的故事

*這是抱著半感想文與半special EP的心情去寫的
*雷逆劇情成份跟捏有一點點,結局捏沒有,不過沒有玩過的人可能會有點看不懂艸這部份抱歉
*寫的當時還沒看到玲奈君貼的巧舟blog,今日也是沒把特別篇看完,時間設定是正篇之後,特別篇之前,不怎麼認真請別在意w(其實我當時是想用對話體打吐嘈感想文,不知怎麼的突然衍生成CP文我到底orz)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辯護人,告訴過你多少次了,把你那份在英國旅遊的心收回來!」

開庭開著開著就會不由得想起自己那段奇妙經歷,然後發起呆來。
成步堂不得不成認,儘管自己歷經了各種危急關頭的案件,但是在英國那個與世隔絕的、不可思議的城鎮裡所發生的一切,仍然在自己的回憶裡烙下鮮明的痕跡。
常常不自主的看著法庭的陳設,然後想起那個空氣中總是瀰漫著灼熱氣息的法庭、想起輝映的火光、想起充滿神秘氣息的森林、想起映著藍色光芒的地下遺跡、想起漫著麵粉白煙的麵包店、想起那座鐘樓、想起那兩名女孩,還有,自己的三位夥伴。
想著想著就會不由得走了神,然後被站在檢控席上的男子喝斥。

「啊啊對不起,因為看到裁判長的臉就忍不住…」於是他只好搔搔後腦,語帶尷尬的解釋。
「……我的臉?」裁判長有點驚訝的瞪大眼睛。
「嗯,因為迷宮市的裁判長長得跟裁判長實在太像了…」
「…迷宮市?那是哪裡啊?」
「啊,之前出差去的地方…在英國的…」
「異議あり!辯護人的旅遊經驗與此次案件無關,請回到正題。」一身桃紅的檢察官「砰」的拍了一下桌子。
「嗯,御劍檢察官說得沒錯。」裁判長點頭。
「異議あり!那次出差的經驗雖然與本件無關,但其中牽涉到的基本概念卻是相同的。」
「…什麼意思?」
「請檢控方不要被先入為主的概念蒙蔽了,仔細的思考一下可能性如何?--」律師說完,和助手席上的女孩相識一笑。

他們都想起那場沈重而艱辛的奮戰的最後一夜,站在檢控席上的那個男人的那番意味深長的話語與臨危不亂的微笑。
與了然的兩人相對的,則是此刻在自己的位置上氣到發抖的男人。



「成步堂。」
「咦?」
休庭後,真宵說要先回家一趟便一溜煙的跑不見了,留下被盛怒中的御劍抓個正著的律師。

「……」

成步堂望著叫住自己卻什麼也沒說的御劍,思考著該如何開頭。
哇,御劍你的臉真是兇得好可怕啊,從DL6事件結束以後再也沒看過這種臉了呢....這種話成步堂當然是沒種說出口。

「那、那個,御劍,怎麼了嗎?」結果,他還是只能選擇了最中性的話語,問了小心翼翼的問題。

「……」對面的男人繼續沉默了五秒,然後撇開頭,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訥訥的說:「英國的事情…就別再說了。」

「欸?」

御劍的頭垂得更低了,好像自己都覺得心虛:「畢竟這裡是日本,那些英國的知識又不見得適用…更何況你那段離奇的經歷…一般人根本不會相信,說出來只會降低法庭的威信,也會拖慢審判的節奏…」

「異議あり。」成步堂總覺得自己好像漸漸抓住眼前的證人想表達的事情了,於是前進了兩步,拉近自己與御劍的距離「『技術交流』的目的不就是要學習不同法庭的發揮技巧嗎?雖然體制上有所不同,不過根本上來說追求真實的精神是一樣的。而學習通往『真實』的不同道路,截長補短,正是此行的目的。也因此我才會將它運用於審判之中。」

成步堂隱約看見御劍被瀏海遮住的側臉下露出一抹複雜的微笑。
「你也能這樣侃侃而談了呢…成步堂。」

「有所成長不是當然的嗎?--證人、不,御劍,」他又靠近了一步。如果御劍此時轉回臉正對著他,兩人的鼻尖恰巧能炮到一起。
他竭盡所能的用自己最句說服力的聲音開口: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你提出這個請求的--真正的理由。」

「……」

一瞬間,御劍抬起頭,瞪了自己一眼--成步堂確信。然而,御劍馬上又轉開頭,恢復那個看不清楚表情的樣子。

「--我不喜歡。」
御劍輕輕的說,彷彿對這樣覺得的自己感到很可恥。
「我不喜歡你,拿沒有我參與的生活來說嘴。這樣會讓我很後悔--自己錯過了那麼重要的事情。即使我一開始就知道不可能跟你一起去。」

--果然吶。

「--御劍--」成步堂兩手抓著御劍的肩膀,將他推向自己,然後輕輕把臉靠在他的肩頭,像安撫小動物一樣拍拍他的背。
「無論我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你永遠還是我最重要的人。」
「--真的?」
「真的。」成步堂的嘴角無法克制的向上勾起,內心被「我果然很瞭解御劍」「御劍果然很喜歡我」「御劍真的是太可愛了」三者融合的複雜的心情塞滿,總體來說,他得意的快飛上天了。然而,他的得意也就到此為止了。

「就算對象是那個帥氣的檢察士或厲害的教授也一樣?」

「…咦?」

「那個叫ジーケン的…一開始把你當傻子耍,可是我看得出來,他之後越來越相信你,看你的眼神也越來越複雜…更別提你叫他從你面前消失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說有多難過就有多難過…」

「……咦?」

御劍完全沒有移動,像是念經一般滔滔不絕的說著,而成步堂太過驚訝到完全無法發出「咦?」以外的評論。

「再說那個教授,明明見面沒多久為什麼就擺出一副很熟的樣子對你下指導棋…翩翩你這耳根子軟的人又對他百依百順…你這個人就是這樣,對於可以給你依賴的人毫無抵抗力…想一想你們一起行動的時間根本沒多長,卻相信對方相信的跟什麼一樣…這算什麼啊…最後還默契這麼好的樣子…你就這麼喜歡強勢的男人嗎?」

「--咦?--」

「至於委託人就不說了,反正你這個人就是拒絕不了少女。可是為什麼你連作為證人的少女都可以拐到?是因為人家長得比較中性嗎?…雖然我可以理解人家會對你懷抱感激之情的原因,可是你居然還可以這樣毫無所覺的…」

「まった!」成步堂總算回神,在自己混亂的腦中想出了一個最先要釐清的事情。

「御劍,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事情……也太細節了吧!就算真宵告訴你也沒這麼…而且總有種歷歷在目的感覺?!你連ジーケン檢察士的表情都知道,這到底…?」

「……」御劍再次沉默了五秒,好像在猶豫該不該說。

然後他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玩了。」

「--咦?」

「那個遊戲。」他悶悶的說「因為…我實在太想知道你到底在那邊都做了些什麼…」

「御、御劍你……你你你玩了『雷頓教授vs逆轉裁判』?!」

成步堂震驚的把頭抬起來,忘了壓低音量,這讓路過的人朝這裡投來兩眼帶著疑惑與苛責的目光。(成步堂發誓自己沒有在法庭宣傳遊戲的意思)

「那又怎樣。」而御劍則是找回了自己在法庭上銳利的目光與話語,咄咄逼人「所以,證人,你的回答呢?」

「回、回答?--那不是當然的嗎?!這根本就是莫須有的罪名,我是無辜的!」

御劍瞇起眼盯著自己,那表情就像在看註定會拿到有罪判決的被告一般,可悲的是成步堂手上完全沒有可以賴以支持的證物--成步堂冒著冷汗,卻突然想起了什麼,於是深深吸了一口氣。

「辯護方打算提出證據。」

「喔?」似乎沒料到會得到這種回答,御劍勾起濃濃的笑望著自己,成步堂有種感覺--這裡是勝負的關鍵。


「我的委託人…最後被控殺害自己的父親。她自己承認了全部的罪行。」

御劍的微笑停住了。

「不如說,她深信著那正是她做的。然而--我卻比誰都清楚,她不是犯人。」

成步堂抬起頭,直視御劍的眼睛。

「那個時候,我想到了你。御劍,那時候的你--也是一樣的表情。對於那種被可怕的記憶所困的,深深地絕望--我怎麼樣也無法,放下不管。御劍,如果沒有你,也許我就沒辦法這麼徹底的相信マホーネ是無辜的,但是因為有你,所以我才知道,在你們一片漆黑的眼神背後--無比澄澈的心。」


「……啊啊。」

御劍先是楞了一下,然後輕輕的苦笑了起來。

「成步堂…」這次是御劍伸出手抱住了他。御劍像是在質問中用光所有的力氣一樣靠在他身上。

「…對不起,還害你費勁哄我。」

「…那個,我也是認真的…」雖然是臨時想到的,不過這麼說出來以後,成步堂自己也有那麼幾分確信,似乎真的是這樣。
在思考之前,意識就先替自己做出了判斷。

不想再看到他們難過的表情了--

當時的自己,回歸初衷,也就這麼一個意念而已。


御劍就這麼像樹懶抓住樹一樣攀著自己半晌,然後想起什麼似的,輕輕的說。

「『我有種感覺,跟你在一起的話,不管怎樣的困難,都能勇敢的面對,漂亮的解決。』」

御劍的聲音帶著低低的笑意,尋常的話語被說得清晰的有如山盟海誓,又甜蜜的猶如情人間的私語。
如果哪一天ステラ這公司也開發出了「真正的紅色」的顏料,成步堂覺得自己的臉此刻絕對和那顏料一樣紅。

這絕對是犯規吧!!--

成步堂在心中大喊著,要不是還被御劍圈著,真想掩住自己的臉找間沒人的律師休息室在地上滾個兩圈。這廂御劍卻像渾然無所覺一樣維持著他那不知道拐過多少證人的可怕嗓音。

「辯護方認為呢?」

成步堂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重新把臉靠回御劍的肩膀--

「辯護方的意見……與檢控方相同。」

Fin.

笨律師好萌ヽ( ゚∀゚)ノ (你

御劍引用的那句話是忘了那一章中教授的遺跡大告白(X),明明才剛會合就說了這種話,我當下比起覺得閃,不如說覺得很錯愕,成步堂到底哪裡給人這種可靠的感覺了?!第一次一起打法庭的時候,明明關鍵的異議都是教授喊的(欸),讓我都替成步堂感到可憐了(X),只能說教授判斷好男人的標準大概是能不能好好照顧路克(X)不過原話的語氣感覺其實沒有御劍這麼強烈,也只是說「感覺不管什麼困難都有辦法面對」,我基於私心改寫了一些(你)

御劍最後到底為什麼要出場呢!感覺就是為了讓人寫這種東西而埋得伏筆啊(並不是!)寫完之後感覺好多了ヽ(・∀・)ノ
(好多哪裡)

另外我覺得御劍指控的人應該都是無辜的,只是御劍的錯覺而已,錯覺、錯覺(欸)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66-5bf16fdc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