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2-04-02(Mon)

[ 四月與魚 ]
April fool’s / 極短 / based on 愚人節老梗(?)





四月在四月一日給魚撥了一通電話。

「好久不見。」
「嗯,真的。」

魚是四月的大學同學。因為同班,在大一的第一天認識。
兩人曾一起踏遍台北的景點,嘗遍學校附近的地雷與美食,辦過最成功和最失敗的活動,在圖書館渡過無數個透過玻璃窗看著天空逐漸泛白的清晨。
畢業以後,四月考上了南部的研究所,魚則留在北部找工作。
現在,魚是一家小小的手工蛋糕店的合夥人,而四月,則還在為碩士論文努力中。
畢業的那天,魚在臨行前,在禮堂門口,輕輕的拍了拍四月的手臂,說:「有空聯絡我。」
四月的眼神透過魚的頰邊、耳邊,延伸到兩人背後的天空。
大雨,如同頑皮的孩子拿著水桶從屋頂上往下潑撒般,傾瀉而下。
濕淋淋地、黏膩的,卻又帶著幾分洗去一切的坦然。

「好。」
於是四月回答。


那以後,魚開始自己在社會上努力打拼的人生。
而四月只是,如同麻木又無謂的追尋般,點開魚的facebook塗鴉牆,看著魚和無數的來自各方的人一起踏過的生活軌跡。
離自己封閉的校園生活,好遠好遠的生活軌跡。

四月始終沒有在那片已經不屬於自己的塗鴉牆上留下任何一句話。
始終沒有傳出任何一通簡訊、撥出任何一通電話。
他沒有回過魚貼給他的任何一則訊息,任何一封信。
他沒有收聽過魚的任何一則留言。
直到今天。


四月不是來找回魚的。
四月是來告別的。

「你知道嗎,今天是愚人節。」四月強迫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在笑。
「嗯,我知道喔。」電話一端,傳來魚的聲音。一如既往活潑的聲音和活潑的語調,卻添上了四月不知道的,那麼點滄桑的色彩。
「所以我接下來說的話都是騙你的。」
「什麼啊,騙人還有先說的喔,該不會你其實不是四月吧?」魚笑了。
四月想起魚三年不見的樣貌。想起魚在笑的時候臉上會浮出的酒窩。
其實不必特別思考,因為魚的照片每週都會在Facebook上更新。去參加各式各樣的活動、和朋友的聚餐、店裡的狀況等等。
魚就是這樣一個人。
一個沒有秘密的人。一個對誰都平等的人。
一個平等到,讓人不知如何分享彼此的真心的人。
「是騙人的,」於是四月輕輕地重複了一次。
「我知道啦。你果然是四月,這麼固執的讓人摸不著頭腦。」
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魚吧。四月想著。

「魚,在我們一起念大學的時候…我一直…非常的喜歡你。」四月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玩笑,卻因為過度僵硬而聽起來更認真。四月焦慮的握緊話筒。
「嗯,我也喜歡魚喔。一直。」
四月的眼前彷彿浮現了魚的影像,閉起眼睛,微笑著。
「可是……我漸漸的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能夠待在魚旁邊的人了。」四月輕輕的說,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無法在話中添加任何愉悅的情感了。
「因為魚是那麼的耀眼呢…。」
魚沒有說話,但四月知道,對方在話筒的另一側,靜靜的聽著。
四月甚至能聽見淺淺的呼吸聲從另一端傳來。就像兩人曾經在每個說悄悄話的夜裡所做的一樣。現在想一想,總是四月說著,魚聽著。在那些夜晚裡,最後都怎麼樣了呢?……
「畢業的那一天,本來要和魚說這件事。但是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現在覺得,沒說出口真是太好了。」
結果四月彷彿克制不住般的一股腦說了起來。
三年沒見了,但還是一模一樣。和那些過去的場景……
只要四月沒有說,魚就好像永遠不會察覺似的。
只要四月沒有問,魚就好像永遠不會主動和自己表明想法似的。
「因為,現在魚已經遇到了其他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吧。而我,在離你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聽見對面的呼吸聲中斷了一下,好像想開口,卻又最終什麼也沒說。
「但是,我還是想對魚這麼說。我喜歡魚,非常喜歡。和你在一起的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快樂。」
不知不覺,臉上已經爬滿了淚水。

不知道過了多久,四月聽見魚平靜而輕柔的聲音。

「四月,你想跟我告別嗎?」
「是。」
「因為如此打電話來嗎?」
「是。」
「可是,這些是騙人的對吧。」
「……是。」
「那就別哭啊,傻瓜。」
「……對不起。」
「不是要你道歉。」電話那端嘆了口氣。

「今天是四月一日啊,四月。是愚人節啊。」
「我知道。」
「所以,你說是騙人的這件事,也是騙人的吧。」
「……咦?」四月沒有完全會意過來。
「我說『我知道啦』也是騙人的。」
「咦?」
「四月是重要的人。不是每天見三次面不說上話就會睡不著覺的那種。而是放在心上的那種。偶爾想起,會有彷彿夏日午後的風在海面吹起一陣陣如同絲綢般的漣漪。」

魚喜歡大海。
四月想起他們在大二的春假,曾經一起去東北角的海邊,什麼也沒做,就只是靜靜的聽著浪花拍打礁石的聲音,看著漁船劃過寧靜海面的景象。
因為我是魚,魚笑著說,所以看到海,就好像回到了家。

「四月,是我的大海。」

在四月的記憶裡從未聽過的,魚如此平靜的,恬淡的聲音,填滿了四月的眼眶,如同潮水般湧上。

「四月…」
「嗯。」
「我從來沒在你面前獨自說過這麼多話對不對?」
「嗯。」四月在電話前哭著點頭,至少魚看不到。
「四月,我想見你。」
「咦?可是……」
「我要去買票了。」
「咦?」



四月二日的凌晨,四月站在火車站大廳,第一次真正看到畢業以後再也沒見過的那張臉。
和自己在每一張照片上看到的都不同,魚帶著疲憊、欣喜而真誠的微笑。
四月說不出話來。

「好久不見。」於是魚說,擁抱四月。
「嗯,真的。」四月楞楞地回答。四月說話時胸腔的振動,清晰的傳到胸前。

外面是一片明月照耀的,滿天星斗的夜空。


「愚人節過了喔。」魚說。
「嗯,是呢。」
「四月。」魚抓著四月的手臂,拉開距離,看著四月的雙眼。
魚的眼睛,在鄉下小車站微弱的燈光下襯著星輝熠熠閃耀。
魚清晰的,緩緩的說。


「『和你在一起的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快樂。』」


四月什麼也說不出來,只好緊緊的抱住魚,痛哭失聲。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底幹甚麼愚人節要寫這麼沈重又有點閃的文啊w
其實這完全不在我預定要挖的坑裡,但最後唯一完稿的卻是這個。搞什麼!

很難說明我想說什麼。
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分開吧。
現在看來愚蠢、討厭、令人難以忍受的一切,
也許,當自己重新檢視這段生命的一頁時,
會覺得其實非常美好。
而當年因為覺得沒必要而沒伸出手抓住的人,
卻已經離開自己,走了很遠很遠了。
想搭話卻不知道說什麼,
想約出來卻覺得雙方都變了。
看到對方的Facebook充斥著一大堆親密的新朋友,
充斥著沒有自己卻更多采多姿的生活。
只是當時已惘然。

可是我還是捨不得給四月一個大部分的人都會有的結局,
因為今天是如此特別的日子,
我想允許自己,有一個寫下奇蹟的機會。

四月的魚,是April fool’s day的法文寫法。
智者在光明中坦然邁進,
愚者在黑暗中踽踽而行。
然而也許有那麼一天,上天會在愚者身上,降下奇蹟。

願每一位四月,都能找到他的魚。
 |  2012-04-22 |  URL EDIT
I cried.
 |  2012-05-12 |  URL EDIT
泣いた。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54-fa4bf5e3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