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2-01-24(Tue)
[ 祝我們快樂 ]
Original/we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衍生 / 每次都是這兩個笨蛋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 因為過年所以很甜注意 / 新年快樂。
ps.標題是小虎隊的新年快樂的歌詞,跟本文沒什麼關係(虧你說得出口)
ps2.雖然是大年初一的最後半小時發的,可是場景是小年夜的前一天,因為是那天心血來潮(?)

本文不適合原PO同學觀看


距離除夕夜,只剩下兩天。
就算再怎麼奉行寫論文如同7-11一般全年無休的同學,也都回家過年了。於是車票在明天中午的莊郝仁,也就順理成章的跑到高詩擬家窩著。

「等一下,『順理成章』是怎麼回事?」高詩擬挑起一邊眉毛,他很難得的沒有在工作,不過他還是盯著電腦,把客人曬在一旁。

莊郝仁簡直沒資格被稱作客人了。高詩擬想著。
畢竟對一個三天兩頭就往這裡跑、擅自霸佔自己的沙發(那是高詩擬為了脫離只有電腦椅的生活而花錢買的小沙發,不過十分遺憾,買沙發顯然沒有改變自己生活空間只有電腦椅跟電腦桌的現實)、翻自己放在書架上的書跟建檔成冊的大學的筆記和講義,真心的把這裡當作自己家的人,實在沒必要以待客之禮招待他。

「因為我相信一個悲憫如高同學的人一定捨不得讓我一個人待在沒有暖氣沒有除濕機也沒有半個室友只有牆壁上的壁癌跟地板上的黴菌浴室的熱水一天只供應七小時而且還常常不熱的宿舍。」
「如果要同情的話我還比較同情我的沙發。自從我買它以來它都一直被一個陌生人坐著。」
「我才不是陌生人,我是它的好朋友。」他竟然可以把這種超出常識範圍的答案說的如此自然,高詩擬都不禁佩服起來了。
「你擅自跟別人的東西締結友情什麼勁……」
「如果你不滿意,可以過來跟我一起坐這張沙發啊。」
「很遺憾,我對和一個二十六歲的男性一起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毫無興趣。」
「就算是我也沒興趣?」
「因為是你所以更沒興趣。」
「……真殘忍……」
「我只是在為我的沙發伸張正義。」
「它只是一張沙發!」
「它是一張單人沙發。法律賦予它一次只承受一個人的重量的權利。」
「法律有賦予它這種權利嗎?」
「事實上,沒有。不過法律賦予我決定它一次要坐幾個人的權利。」
莊郝仁皺眉。
「不管法律了,」最後他彷彿放棄思考般的這麼說「我們來聊聊適合新年的話題。」
高詩擬偏頭,望著坐在沙發上的文學院。對方的眼神有些閃爍。
他在想什麼?
「好比說?」
「龍。」
「龍?」
「高同學,你覺得龍是什麼變成的?」
「……蛇吧。」
「……蛇?」莊郝仁一臉驚訝。
高詩擬「嗯」了一聲。
「蛇長出四隻腳,頭上長出角跟耳朵,背後在多出一些毛,不就變成龍了。」
「形狀什麼的完全不同吧?!」
「蟒蛇的話不覺得滿像的嗎?」
「嗯…咳咳…總之,根據中國的傳說,龍是魚。」
「魚……啊,是鯉魚吧。鯉魚躍龍門之類的。」
「嗯,正是鯉魚。說起來…高同學應該玩過神奇寶貝吧?」
「沒玩過。」
「嗯好吧,當我沒問。總之,鯉魚只要能跳過很高很高的瀑布,尾巴就會燃起火來,然後被七彩祥雲圍繞,變成龍。」
高詩擬瞇起眼睛。
這次又想說什麼了?他想著。
「所以,龍背上的不是毛,是鰭。」莊郝仁接著說。
「是鰭嗎?」
「是鰭。」
「可是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吧。就算燒尾巴的火在怎麼旺,也不會把身體變長啊。」
「嗯,正因為是奇蹟,所以很少見。」
高詩擬覺得這不能用少見來形容,說起來他根本一輩子都不可能看到鯉魚便成龍吧。
「高同學,跟你說一個民間故事。」
「哦?」
「有一天有一隻鯉魚,他叫做A。」
「為什麼是這麼西洋風格的名字?不是中國的故事嗎?」
「那,有一天有一隻鯉魚,他叫做子。」
「子很難發音。」
「你真的很囉唆耶。反正,這條鯉魚。」
「甲。」
「嗯,甲,牠是一條非常優秀的鯉魚……你憑甚麼擅自幫別人的角色取名字?」
「牠怎麼個優秀法?」
「牠很會跳。」
「什麼?」
「他雖然是鯉魚,可是可以跳得很高,游泳的時候可以像飛魚一樣跳出水面,參加河伯舉辦的運動會的時候,還可以得到跳高第一名。」
「古代有運動會?」
「總是有一些維繫村民感情的必要競賽啊。」
「是說為何鯉魚之間要維繫感情啊…」
「這樣鯰魚來的時候才可以一起攻擊牠們。」
「鯉魚跟鯰魚原來是敵對的嗎?!」冷靜如高詩擬也終於忍不住吐嘈。
「因為是故事所以就算發生一點違背自然定律的事情也是正常的啊。而且中國古代對生物界的瞭解又不像現在這麼透徹。總之呢,甲他是一隻很有潛力跳過龍門的鯉魚。」
不知不覺莊郝人好像接受了這甲這個名稱。作為讓步,高詩擬也只好接受河裡會舉辦運動會這件事。
「嗯…」
「那個被稱作龍門的瀑布其高無比,至少也有十層樓的房屋這麼高,就算拿著能爬上城牆的攻城梯,也不見得構得到頂。總之,即使是以人類的力量大概也不可能從底部跳到頂端吧。那瀑布順著高山的岩縫傾瀉而下,頂端中年都被裊裊的白雲包圍,沒人知道上面有什麼。」
「唔。」
「鯉魚村的村民,自然從來沒有一個人跳上那龍門過。但村長認為,甲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一定能跳過龍門。」
「村長真有自信啊。」
「甲本來也一直抱著想跳上那瀑布,成為龍的夢想的。」
「直到?」
「直到他遇見了乙。」
「乙是誰?」
「乙是另一隻鯉魚。」
「是喔。」
「乙有漂亮的鮮紅色尾巴,有色彩斑斕的鱗片,在陽光的照耀下,透過波光粼粼的水面,就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色彩斑斕?那是基因突變吧?」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是這樣。總之,因為乙是一隻不一樣的鯉魚,所以受到其他鯉魚村村民的排擠。他們總是企圖刮壞牠閃閃發光的鱗片,或是在牠游泳時撞牠一下,讓牠的尾巴因為擦到石頭而受傷。」
「嗯,排除異己建立族群認同嗎,明明只是一群魚。」
「是啊。可是只有甲不一樣。甲深深的被乙吸引,牠喜歡乙美麗的鱗片,飄逸而明艷的尾巴,更喜歡乙不管受到什麼指摘謾罵,都不會因此生氣,但也不會因此貶低自己的那種不亢不卑的性格。乙還是天天在河裡悠閒的游泳,在每一條魚面前展示自己的美麗。有一天,甲忍不住問牠為什麼。」
「乙說?」
「乙說,『我沒什麼好該隱藏的,這是我天生的樣子。該隱藏的是無法接受別人的不同而想要去攻擊別人的心。』」
「乙好像伏爾泰。」
「於是甲就跟乙成為了好朋友。他們天天遊在一起,有其他鯉魚攻擊乙的時候,甲就會以靈敏的速度檔在那條魚和乙之間,用尾巴把那些鯉魚拍開。」
「原來鯉魚的尾巴可以攻擊。」
「有一天,乙對甲說了自己的故事。乙的父母是兩隻普通的鯉魚,在普通的河裡生存。乙和其他幾十萬個兄弟姊妹一起出生,數不清的魚苗一起在小小的溪中為了生存奮鬥。然而有一天,那條河的上游發生山崩,巨大的土石混入河中,混濁而急速的河水沖散了乙的兄弟姊妹們,據乙所知,牠大部分的兄弟姊妹都喪生了,就算活下來的,也因為在污濁的河中找不到食物而餓死。只有乙一條魚努力的遊到支流,來到了這個地方。」
「原來乙的品種不同啊。」
「所以,乙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為了不演變成更大的損害,牠決不對任何攻擊自己的人還手。然而,牠也絕不想再繼續過著像當時逃難一般慌張急迫的生活。牠要好好的、有尊嚴的活到最後。」
「…乙真是一個哲學家。」
「甲聽了之後,非常感動,他忍不住把手……」
「手?」
「把鰭靠在乙的鰭上,對乙說:『讓我陪伴你、保護你,直到你有尊嚴的死去為止吧。』可是,乙聽了這句話之後,並沒有高興,反而露出非常悲傷的笑容。」
「……鯉魚的悲傷的笑容?」
「想像力,高同學。」
好吧。
「為什麼乙要悲傷的笑?」
「因為乙知道,甲不可能履行這個承諾。」
「……為什麼?」
「因為龍。」
「龍?……啊。」
「乙很會游泳,但乙一點都不會跳。在牠尚未來到這個村落之前,完全不知道『跳』對這裡的鯉魚來說是如此重要的一項技能。在牠的前半生裡,都不曾練習過跳躍。當然,乙也沒有那種速成的天份。如果甲有一天成功的跳啊跳啊的越過了龍門,」
高詩擬從電腦椅上偏過頭,望著放慢說話速度的莊郝仁。
他陷在沙發裡,黑褐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天花板。
「那麼,他會被七彩祥雲圍繞,會受到神聖之火的洗禮,他會變成龍,在浩瀚九天飛翔。凡他所到之處,天象會隨之改變,他呼氣成雲,能召來雨水,也能召來火光。它將永遠受到眾生的尊敬,並且--」
「和仍住在那條普通河流中的乙,永永遠遠的分離。」
莊郝仁移動視線,望著高詩擬。
「沒錯。」
原來是愛情故事啊,高詩擬想著。
「高同學,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怎麼做嗎……」高詩擬躲開莊郝仁的視線,盯著房間角落的書架「這問題真難。」
「很難吧。」
「所以,最後甲究竟選了什麼?」
「高同學,你轉移話題。」莊郝仁很認真。
「……」高詩擬沉默。
叫他冷靜的分析利弊,也許他做的到,但是再怎麼過著十幾年腦中只有念書的生活,考上以來經手過的這麼多案例,也足夠讓高詩擬明白對的選項並不存在。至於自己要選哪邊?高詩擬只能說,無論是瀑布或是七彩鯉魚,現在的自己都沒有。
只是對對方而言或許不是如此吧。
高詩擬忍不住移回自己的視線,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詩擬。」他喚他的聲音是那麼輕、那麼柔。
掉進圈套裡了,好像。
「『一輩子』真的是非常,非常短暫的。」莊郝仁說。
他知道。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總會後悔。」
他也知道。
「所以,如果是我的話,我要盡畢生的力量,帶著乙跳上龍門。」
高詩擬有點驚訝。
「有可能嗎?」
「不可能。因為那麼高啊。」他不禁浮起一絲微笑「可是,我不想放棄。無論是自己的夢想,或是發誓要珍惜一輩子的人。一輩子真的很短呢。因為太短暫了,最後牠們也一定會一邊嘆息著『果然、還是沒辦法呢』,一邊又覺得自己的追逐是既痛苦又甜蜜的回憶,然後一起長眠吧。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嗎?」
「嗯。」
「你不會覺得『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一定能跳上去』嗎?」
「嗯,也許偶爾會這麼想吧。」莊郝仁浮起笑,淺淺的「可是,如果沒有乙,也許甲會因為幾次跳不上去而放棄也不一定。就算甲真的跳上去了,牠也永遠不會經歷和乙相處的那些快樂的時光。」
「結果你還是選了愛情吧。」
「因為我是文學院啊。」
藉口。
高詩擬在心裡說,把眼光移回電腦螢幕。
總覺得無法平靜下來。腦中的暫存記憶體塞滿了鯉魚和莊郝仁說得那些話。說起來,一開始明明說好要討論龍的,結果根本都在講魚啊?

--「一輩子」真的是非常短暫…的嗎……?

「高同學。」
陷入沉思的高詩擬被突如其來的叫喚嚇了一跳。
莊郝仁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看著他。
「你……上次跨年的時候,」
「嗯?」
「為什麼……」
高詩擬疑惑的看著莊郝仁。
後者的臉像吸了紅筆墨水的衛生紙一樣,慢慢的被染成紅色。
突然他明白了。
「你鋪了一個晚上的梗,就是為了問我這個?」
「……倒也不是……」
高詩擬挑眉。
「真的不是?」
「……也不全然不是啦……」
「到底是還不是。」
「因為,我仔細的想過了。」莊郝仁抬起臉,用無比認真而直率的眼神看著高詩擬。雖然他的臉、脖子和耳朵還是很紅「我果然還是喜歡高同學。和國小撿到那隻綠色鉛筆的那天一樣喜歡。」
「……」這下連高詩擬都啞口無言了。
「高同學?」
「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有點詞窮。」
「高同學,你的耳朵也紅了。」
「囉唆。」
啊啊啊啊……高詩擬在心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這簡直變成來比較誰比較丟臉的晚會了。
明明前一秒鐘還可以游刃有餘的照劇本進行下去,現在說什麼都沒立場……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證……莊同學,」高詩擬自以為很平靜的說。
「嗯。」
「你記得當天的情況嗎?」
「記得。」
「你說過吧,『等一下跨年的時候可以親一下嗎?』」
「…確實說過,可是我以為你會拒絕。」
「嗯…不會拒絕,因為那是你的願望。」
「咦?」
「因為你……看起來……很期待的樣子…然後,因為,剛好是新年…所以,就想說…」
雖然高詩擬覺得自己完全是實話實說,可是又覺得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
拿出你法律人的專業來啊!高詩擬!雖然他在心裡這麼吶喊,可是此刻完全發揮不出平常的威嚴,比起來還比較像被告。
「…高同學,你是聖誕老人嗎?」
「不是。」
「那你為什麼要實現我的願望?」
「……惻隱之心。」
「這是什麼既抄襲又隨便的答案?」
「因為是唬你的。」
「你竟然這麼豪爽的承認了!」
「…真正的答案自己想。」
「什麼!這樣你不是根本沒回答嗎!」
「--拜託你忘記這件事吧。」
「我哪可能忘記!根本是想忘也忘不了!」
「…誰叫你要在問之前做什麼喜.歡.你之類的發言。」
「這跟那有關嗎!」
高詩擬把臉埋在雙手裡。
冰涼的手指貼在熱得快燒起來的臉上,高詩擬莫名的有種「好溫暖」的錯覺。
「在那之前,告訴我鯉魚跟這件事之間有什麼關係。」
「嗯…鯉魚的故事是表示『總有一天,我要變成比沙發還重要的存在。』這樣的決心吧。」
「…連始作俑者的我都要同情你了。」
「還有…一輩子真的很短暫,所以這一年的最後兩天能待在高同學身邊,我覺得很開心。…之類的。」
「……」
「高同學……」
「什麼?」
「在我回去以前,你能不能把手拿開讓我看一下你的臉?」
「不要。」
「那,你喜歡我嗎?」
高詩擬毅然決然的放開手,從電腦椅上站起來。
莊郝仁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快速的走到房間一角,從塑膠袋中拿出一顆橘子,然後又快速的走到另一角打開冰箱,拿出一顆蘋果。
他把這兩樣水果一起塞到莊郝仁手中。
「晚安,還有新年快樂。」
莊郝仁看起來還是很困惑。
「我的臉。你已經看到了,所以應該知所滿足。」高詩擬正色。
「咦。」
「所以你的問題就下次再回答你。」
「咦!那是什麼時候?」
「明年過年吧。」
「好久!」
莊郝仁一邊抱怨,一邊拉起他的手。
然後他輕輕吻他的掌心。
「作為替代。」
高詩擬呆呆的望著莊郝人把蘋果和橘子收進袋子裡,朝他微笑著道別,然後他聽見他關上門與鞋子踏在樓梯上的回音。
他茫然的舉起右手,望著剛剛被吻的地方。
那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彷彿從另一個人身上傳來的溫度,從手心滲透到指尖,滲透到血液,緩緩的往心臟流動著。

明明……
「……還不到喜歡的程度……」
他喃喃自語。

不知不覺,直到前一刻都還很冰的雙手,已經不冷了。

高詩擬望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和被壓得有些皺褶的沙發,和發著淡淡的白光的電腦。
沒來由的,他竟感到有些寂寞。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同學家跟老家坐捷運再轉公車就可以到。
高同學的工作地點也要坐捷運再走路才能到。
既然如此他特地租房子的意義在哪裡呢?
千萬不要問我(欸)

ps1.鯉魚的故事是莊同學唬爛的。
ps2.不是所有的龍都是鯉魚變成的,請不要誤會(?)。

總之,祝大家新年平安,順便祝大家明年也可以找到想賴在他家不回家過年的人w(慢著)
 |  2012-01-24 |  URL EDIT
哇喔喔喔喔!! 甜到炸wwwwwww
這兩個人也太可愛了www
對話也超w有w趣w

總之我要給個讚(?
 |  2012-01-24 |  URL EDIT
為何毛可以這麼快看到?!
真是太驚人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毛的鼓勵XD"

我覺得他們兩個漸漸變成每次對話都會超常識的耍笨存在了。
 |  2012-01-25 |  URL EDIT
愛的力量(??
因為沒事就會逛狼的blog,剛好就...w
 |  2012-01-26 |  URL EDIT
竟然會逛XD
真是太害羞了(?)
對我這種一個月更新三次的人(給我檢討一下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48-77e68d78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