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1-12-26(Mon)
[ 雪 ]
逆轉檢事2/捏它有注意/內藤馬乃介*猿代草太*內藤馬乃介/突發(?)



0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聖誕節當天的最後一個半小時。
馬乃介站在五彩繽紛的帳篷外,在厚重卻不保暖的便宜大衣底下縮了縮身體。

七彩的聖誕燈泡也好,明亮的黃色劇場燈也罷,都被夜裡無聲無息輕輕落下的銀藍色雪片糊成一大團柔柔的光源。
就像他和那個人一起在夏日祭典裡吃過的棉花糖一樣,既鬆又甜,還帶著一點也許會幸福的希望。

但他們都不再是能笑著談論「幸福」的人了。

馬乃介在茶灰色大衣底下收緊手掌,瞇起眼睛。
四周看完表演逐漸散去的人們的聊天聲、孩子想吃爆米花的哀求聲、情侶的甜言蜜語,漸漸的聽不見了。
二十幾年前,一個一樣下著雪、一樣圍繞著這樣的七彩光芒的晚上,他與他曾在父親被反鎖的轎車後座,緊緊相依。
末梢神經失去知覺,寒冷帶來的刺痛如火一般在臉上、手背上燃燒。
而他們,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分享著僅剩的體溫。
馬乃介那時認為,他們淺淺的呼吸聲,會是自己生命中聽到的最後旋律。
那時他瞇起眼望著路燈上掛著的聖誕燈泡時,也浮現出和現在一樣的想法……

也許吧。
從那時起,自己就註定要追著這個人,直到生命燃燒殆盡的那一刻。
所以、自己現在,才會站在這裡吧。


02.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乃介其實不怎麼喜歡雪。
畢竟,與猿代草太失聯的那天,也下著雪。

那一天,在孤兒院裡什麼也沒有的他用雪做了一個歪七扭八的雪人送給草太當聖誕禮物。
草太一邊嫌棄那個雪人,一邊開心的笑了。
他們用枯葉幫雪人做了風衣、把葉子撕成兩半放在它的頭上當作斗篷的帽子。
那天他們還把少得可憐的點心分給它五分之一。

草太說,雖然它又脆弱又不起眼,像我跟馬乃介一樣,可是它是我們的夥伴。
他還給雪人取了名字,說,就叫你大助吧!

後來,孤兒院門口起了大火,大助在火光中化為水氣,不見了。
現在想想,大助或許在預告著兩人的離別吧。

火災後,草太消失了一陣子。
馬乃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除了火災外,似乎還有殺人事件。

可是為什麼他們要帶走草太呢?草太又不會殺人。
年幼的馬乃介想著,即使問瑪麗園長,也得不到任何確切的回音。
他只有每天趴在窗台前,將玻璃窗打開一個小縫,一邊讓冰冷的風提醒他時間的流逝,一邊等草太回來。

終於有一天,草太跟在瑪莉園長的身後,再次踏進孤兒院的大門。
馬乃介奔去門口迎接他,而他只是低著頭,一語不發。
現在想來,馬乃介有些後悔……當時應該好好的、認真的看清才對,被黑色瀏海遮掩的,那張臉上的表情。
然而,當時的他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用力的,將單薄的少年擁入懷裡。

『你這笨蛋。』

他聽見比他矮半個頭的草太這麼說。
然後,草太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推開。

那是在草太離開前,他們最後一次交談。
連他臉上的表情也沒看清,連他為什麼會被叫去也不清楚,連他如何回來的也一無所知。
當天晚上,他望著草太卷在棉被中的背影,望了好久好久。
對方沒有翻身、也沒有回過頭。
他就這麼一直、一直的望著,然後昏昏沉沉的,進入夢鄉。


等到他醒來時,對面棉被裡的少年已經不見了。
老師和園長四處找人,卻遍尋不著草太的蹤跡。
馬乃介也被叫去責問了好幾次,園長對他拍了好幾次桌子,指著他的鼻子、捏他的耳朵。
可是他真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那個六年來和自己形影不離的少年,
到底拋下他,走向了哪裡。


0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兒院關門大吉的那年,十六歲的馬乃介放棄了安置,決定自己出外謀生。
他白天在各式各樣的地方打工,晚上住在車站或網路咖啡廳的角落。他詢問他所能認識的各式各樣的人,翻遍每一天的報紙的角落,企圖找到一點屬於草太這個人,曾在這個都市中生活過的痕跡。
可是,最終什麼也沒有。

馬乃介決定,一點一滴的存錢,旅行遍日本的角落,直到找到他為止。

慢慢的他想起了、查出了一些事。
好比自己和草太小學一年級的那一年聖誕夜發生的事件的「真相」,
好比自己的父親在事件中喪生,而草太的父親在事件之後都下落不明。
好比他們十二歲的那年冬天發生的殺人事件究竟是如何被粉飾太平、不了了之。
好比,草太是院內唯一的目擊者的,這件事。

馬乃介同意自己是個粗枝大葉的人,所以不瞭解這些事串起來的答案。
可是從他在社會中打滾的直覺,他漸漸明白了草太離開的原因。
這就像,自己認識了各行各業的人,經歷過各種各樣的生活,慢慢的拋開小時候的懦弱,學習用更激烈的語調來武裝自己,甚至燙了一頭過於顯眼的金髮。
他覺得--帶著些許悲哀的--這或許就是「長大」。

就在他來到第三個城市時,看見了立見馬戲團的消息。
來自一個和他一起做街頭問卷調查的臨時打工而認識的,順便在馬戲團幫助內勤的同事。

『說起猿代……最近來的見習猛獸使好像就叫這個名字吧?不過和你形容的外表完全不同,也許是不同人吧……雖說這個姓還滿少見的。』


對方給了他一張公演的傳單。
日期是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當天的下午。

他幾乎是顫抖著雙手收下的。
他希望、由衷的希望,這就是答案。
因為這是一直以來自己用如此笨拙而沒有效率的方法,所能得到的,唯一的解答了。

04.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演前的下午飄著不小的雪。
不過這似乎不妨礙觀眾們的興致,出雙入隊的情侶們、溫馨熱鬧的家庭們,紛紛撐著五顏六色的傘,向入口的小販們購買氣球、爆米花、檸檬紅茶之類的,一邊熱烈討論著等一下可能會有的表演內容。馬乃介還看到一個戴著顯眼的粉紅色禮帽的女孩拿著一隻烤成金棕色的大雞腿開心的吃著,身邊的爸爸打扮得和她如出一轍的誇張,兩人卻若無其事的聊天打鬧。
總覺得……有些羨慕。

那個和自己一樣,失去了父親的人…又是抱著怎樣的心情,看著這些來看表演的家庭的呢?

馬乃介心情複雜的走進紅、藍、白三色的帳篷裡。
不知道是因為舞台燈照著觀眾席、或是因為緊張和期盼,馬乃介覺得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
在灼熱的燈光熄滅的瞬間,馬乃介聽見自己的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

然後,他看見了……

在炫目的燈光照耀下的,滿頭紅髮的青年。
他臉上鋪著白粉,嘴唇塗得又大又紅,臉上還一左一右畫了黑陶和方塊的花紋。
和他搭檔的是一隻穿著紅色絨布背心的猴子。猴子戴著小方帽,拉扯青年頭上的兩支馬尾。
他一面喊著「不對不對、不行不行」一面隨著猴子拉扯馬尾的方向移動四肢。
與其說猛獸使,還更像小丑。
四周的人都笑了起來,在他一邊慌張的大喊一邊踩著大球繞著舞台奔跑時大聲喝采。

馬乃介卻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張已經完全不同的臉、擺著自己完全不記得他會有的表情。
可是,熟悉棕色眼睛裡,即使在賣力的搞笑演出中,還是閃著和當年一樣的,淺淺的寂寞。
等他會意過來時,表演已經結束,而自己,在觀眾的掌聲中,竟然不自覺的,流了整臉的淚水。

之後的表演他簡直是在恍惚中度過的。
散場之後,他就一直站在門口,把身影藏在馬戲團昏黃的燈光中。
他在寒風中雙手顫抖,一半因為冷,一半因為害怕。

他到底該怎麼辦?
去後台找他?還是就這麼回去?
馬乃介連草太究竟還想不想見到他都不知道。
畢竟,是因為自己曾經的懦弱,他和草太才會雙雙失去父親。
畢竟,在草太曾經最需要扶持的時候,他在他身邊,卻什麼也沒做。
畢竟,從他最後一次見到草太後,又過了那麼多年。

也許他該就此滿足。
知道他過得好,就夠了。

可是他想見他。
想看看濃濃的小丑妝之後的他,究竟是什麼樣子。
想問他為什麼染紅了頭髮。
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想告訴他,自己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不敢違抗自己父親的懦弱孩子了。

想拜託他,不要再離自己而去。


想到這裡,馬乃介感到彷彿有什麼東西哽在喉嚨般的難受。
人潮在雪中逐漸散去。
四周再次漸漸的寂靜下來。
連攤販都紛紛的熄燈離去。

四周只剩下帳篷內投來的燈光,和自己長長的影子。
馬乃介下意識的盯著影子發呆。
驀地,影子一分為二。

「…馬乃介?」

睽違多年卻仍然熟悉的聲音震盪鼓膜,在耳闊裡撞擊、擴大。
是他。

一陣莫名的焦躁、慌張與不知所措隨之填滿胸腔。
這三天八小時的打工訓練而來的反射神經作祟,他回身低下頭雙手遞出手中的紙。

「不、不是的!其實我是來做問卷調查的…那個…可、可以幫我填一下問卷嗎?」

然後他才發現手中拿的根本就是下午入場時發的節目單。
隨著面前「噗哧」的輕笑,馬乃介頓時意識到自己的藉口有多麼愚蠢。
從臉頰紅到耳根,他狼狽的抬起頭,眼前的是一張卸過妝的白淨臉龐,那張臉因為大笑而皺在一起。

愚蠢的髮型、愚蠢的台詞與愚蠢的反應……馬乃介覺得自己好像還比眼前的草太更像小丑。

「哈哈哈…馬乃介…你在說什麼蠢話…那頭髮…是怎麼了…」

可是他覺得好懷念、好懷念。
於是他默不作聲的伸出手,用雙臂擁緊眼前的青年。

紅棕色的髮稍還帶著一點化妝品的粉味。馬乃介的臉又紅了起來。

「你這笨蛋。」

草太又說,可是這次,沒推開他。

至少,這次自己有看見他的表情。
那是把瀏海束起來,瞇起眼皺著鼻子大笑的一張臉。
馬乃介想著,
這樣就夠了。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腦海中現在唯一存在的想法是:竟然是馬猿XD
嘛,我覺得看似很強勢、驕傲的馬乃介,其實是一個很懦弱又善良的傻子。
看似很膽小天真的草太,其實是一個很聰明又有點壞心眼的人XD
馬乃介是為了能有一天成為足以保護草太的人而努力的把自己變成現在的樣子吧。
而草太則是為了從黑暗中救出自己。
雖然結局很悲傷,可是他們的掙扎很可愛。我喜歡這樣的馬猿。

附贈兩個結局(拖走)請開燈觀賞。

[Bed End]

也許吧,
從那時起,自己就註定要追著這個人,直到生命燃燒殆盡的那一刻。

這麼想的馬乃介並不知道,這句話最終會一語成讖。


[Happy End?]

為了平息自己的緊張,馬乃介最後決定也去買一盒爆米花。
他在攤位前面遇到剛剛吃雞腿的禮帽女孩。
「大哥哥,你不用難過喔。」女孩露出溫暖的燦爛笑容說「因為美貫有預感,美貫的爸爸之後也會跑不見,而且收養美貫的還會是一個失業的刺蝟頭大叔。」
這麼可愛的女孩,未來竟然這麼悲慘。
馬乃介突然覺得,自己一直以來的境遇好像其實不算什麼。

(為什麼就是要婊一下四代才甘心啊這個人w)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44-7d17f09b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