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1-12-07(Wed)

[ 單純的 巧合 ]
GS4+GK2(劇情中相關有請慎) / 王泥喜法介,一柳弓彥 / 捏造的關係 / 時間設定是GS4結束後 / 因為是突發,如果有劇情錯誤請指正後無視,對不起艸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旁聽席上。
那時,王泥喜還是實習律師。
老師微笑著說在實務中學習也是很重要的,於是就隨便走進一間法庭裡旁聽。

那時,站在原告席上的他,像一隻張牙舞爪的松鼠一般,揮動手中的指揮棒,一件一件的提出證據,然後被被告席上的律師輕而易舉的推翻。
但是他仍舊毫不放棄的,不斷修正自己的推理,找出新的出路。

真是個拚命的人哪。
王泥喜在旁聽席上想著,卻聽到老師溫柔的聲音。
「王泥喜君,」老師說「你以後可千萬不能變成那樣喲。」

那場裁判的結果,由被告方獲勝。
王泥喜忍不住多留了一會,在他從院告席上轉身的一瞬間,看到他那張用自信偽裝起來的臉上一瞬間閃過的一抹,不甘心的眼神。

真的是個,非常拚命的人呢。
王泥喜在心中又確定了一次,然後起身。

- - - - - - - - - - - - -

那是很後來的事了。
他輾轉知道當時那位檢察官的名字。
是一個名叫一柳弓彥,和自己年紀相當的傢伙。
還有,他是在檢察署和他一樣傳聞滿天飛的御劍檢察官的學生。
還有,他父親是前檢察署長,涉入弊案而被革職。
還有,他是靠關係當上檢察官……這樣的傳言。

「可是……靠關係的人,哪會這麼拚命呢……」
「王泥喜君,與其去查這種沒有用的資訊,我更希望你多多做做功課查詢案子的資料喔。」經過電腦的老師這麼說,他嚇了一跳。
「…對不起…」
「不過呢,這麼沒有才能的人卻可以當上檢察官,不是靠關係的話我想大概這世界上不會有檢察官勝訴了吧。」然後他的老師,同樣被稱為律師界數一數二的牙琉霧人,涼涼的拋下一句很傷人的話(雖然因為是自己嚴厲的老師所以王泥喜一點都不意外)經過他走了。

可是吶。
王泥喜盯著電腦螢幕,關掉視窗,不住想著。
靠關係當上檢察官的人……怎麼可能會露出那種……不甘心的表情呢?

- - - - - - - - - - - - -

真正和他說上話,是在一個深秋的午後,成步堂先生大顯身手的案子的隔天。
這一天,王泥喜在不得已成為成步堂家的代表前往地方法院拿回美貫昨天忘了的東西(成步堂先生說經過這一陣子每天奔波的生活,自己有好一陣子不想再進法院了,還說為少女跟老人家服務是年輕人的天職。),然後在法院的中庭看見了他。
說真的,在經歷了一連串莫名其妙驚心動魄又有點(絕對只有一點點)感人的事件之後,王泥喜不知道誰還能期望自己記得當年那個什麼也不懂的實習律師,以及那位實習律師當年站在旁聽席望著的,那位拚命又無助的檢察官。
可是他還是馬上認出了,當那套藍的鮮明、紅得刺眼的囂張衣服映入眼簾。
他坐在椅子上,盯著中庭的樹看,一動也不動。

還真是有夠巧。
王泥喜站在原地,躊躇著應該點個頭走過,繞開,或是上前搭話。
驀地,盯著樹梢的臉轉了過來。


「--啊……你是,『大腦門君』。」

大約有兩秒的時間,王泥喜的腦袋空白了一下。
「異議あり!那是什麼稱呼!?」然後,他基於本能大吼,長椅上的青年似乎被這嗓門嚇了一跳似的縮了一下,不過很快又重振氣勢,不知從哪裡拿出了王泥喜曾經看過一次的指揮棒,擺起架式。
「不對嗎!牙琉檢察官在檢察署都是公開這麼稱呼你的!」
理直氣壯什麼啊!那種根本就不對的稱呼!說起來公開是怎麼樣?
「……牙琉這傢伙在檢察署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啊……」
「嗯嘛…」他一邊思考一邊揮動手中的指揮棒。也許他的腦中有某段旋律適合他的記憶也不一定,律師多餘的想著「嗯…牙琉檢察官因為牙琉律師的事情一直情緒很低落的樣子吧。經過他座位的話都會聽到『哥哥……』還有『大腦門…太過分了…竟然背叛師父…』之類的話」
牙琉那傢伙,明明自己也一起插了老師一刀,竟然都推到我身上……而且始作俑者也是成步堂先生啊!--王泥喜在內心為自己辯駁,卻覺得這些證詞的效力薄弱到不行。
畢竟撇開一切不談,什麼也沒跟老師說,就背叛了他的事情,也是事實。
「……所以,這件事整個檢察署都--?」
「嗯,嚴格來說只有這一層的人啦。」他一邊思考一邊用指揮棒戳自己的臉「其他人都說『律師就是這種背信忘義的傢伙啦。』這樣。」
「耶?!」牽拖到全部的律師了嗎?王泥喜簡直要哭出來了「難道就沒有人有比較好的評價嗎?」
「嗯……」他一面回想一面用指揮棒一下一下的拍打左手,就這樣經過了至少一分鐘的時間。
「啊。不知道算不算好啦。我把這件事跟御劍檢察官說了。」在提到御劍檢察官幾個字的時候,他覺得少年的背似乎直了一些「他說……『不愧是成步堂教出來的人。』」

被拿來相提並論,王泥喜真不知道該先為成步堂先生喊冤,還是先為自己喊冤好。
不過…
「被這麼一說…怎麼好像反倒做了錯事。」他苦笑了起來。
「不對。」這麼說的青年,把指揮棒指向自己。
「欸?」
「你沒有做錯喔,大腦門……先生。」
我叫王泥喜啦!就算你加了先生我也不會高興!
王泥喜下意識的想吐嘈,卻在對上指揮棒後認真的目光時,莫名的…有點…感動。
「因為,御劍檢察官是這麼說的啊。『可以敗訴,但不能放棄真實。』」
「『真實』嗎……」
對自己來說,老師一直以來的教導跟提拔,也是真實。
不下於成步堂先生的照顧的,絕絕對對的真實。
然而……即使如此,他還是不能、放下走偏的老師不管。
不能對老師做過的事情,視而不見。
所以。
「我也是,曾經背叛過自己的父親的人喔。」那青年收回指揮棒,右手托著臉,笑了。
帶著無奈、懷念,又有一絲寂寞的笑容。
王泥喜發現,這個傢伙在不抓著指揮棒指來指去的時候,其實是一個輪廓非常柔和的人。
「我啊,當面指摘了父親的錯誤。我用證據證明了父親的罪責。即使被父親嫌惡、被父親拋棄,還是要踏上這條路。」
王泥喜靜靜的看著他。
托著臉的右手,在發抖。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當年這麼做的自己,到底做對了還是做錯了。可是……我沒有選擇。」
他的眼眶漸漸湧出淚水,他伸出左手,用袖子用力抹掉。

「因為那是「真實」。那個人…御劍檢察官,教我的。所以、我啊,即使很笨,即使老是抓不到要領,也絕不放棄這條路。因為我已經下定過決心,即使要離開一直以來追隨的爸爸的腳步,也要追求『真實』。」

一瞬間、
王泥喜很想說,『我也是。』

可是他終究沒說出口。

「啊啊……」他只是感嘆般的…
果然,他是一個非常非常拚命的人呢。

「謝謝你,一柳檢察官。」
他果然是一個,(雖然看不出來)非常了不起的檢察官呢。王泥喜想著。



「嘿嘿。不小心想起以前就說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他道謝的對象搔搔頭,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翹起來的一大撮頭髮豎成驚嘆號的形狀。(真了不起啊,王泥喜想)「欸、說起來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嗯,算是不小心打聽過吧。」
「『不小心』打聽過…」
馬上就發現了矛盾,果然過了那麼多年還是會進步嗎?
「嗯…還是…實習律師的時候…看過你的案子…所以就打聽了一下。」
「喔喔。」那一搓豎的高高的頭髮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垮了下來…到底那是怎麼做的啊?「原來你看過啊……結果、果然我很差勁吧。」
他苦笑著把指揮棒在手裡彎啊彎的。
「顧著說漂亮話,到了實際裁判什麼的,卻老是輸給厲害的律師……這樣下去,我根本永遠不可能追上御劍檢察官吧。」
「嗯…追不上吧。」王泥喜肯定的說。
「…你也太直接了,好過份……」
「就像,我也永遠追不上成步堂先生一樣。」
「…欸?」
「嗯,稍微聽美貫說過吧。畢竟成步堂先生以前差點被人下毒過,被嫁禍過成為被告而且還好幾次,去拜訪證人時被黑道包圍過,去資料室時被人用電擊棒電暈過,連坐在法庭休息室都可以被滅火器砸到頭,還被委託人騙過,被檢察官用咖啡杯砸過、還掉到懸崖下過的了不起的律師啊……」
「……怎麼覺得都不是什麼好事。」不、應該說那位成步堂先生沒死真是奇蹟?
「嗯。不管怎麼說,成步堂先生經歷過的一切,還有靠歷練得來的那套方法,我是學不來的吧。像成步堂先生,或是老師那樣了不起的律師……嘛,對我來說,還是很遠很遠的事。以前啊,光是在事務所看著老師工作的背影,就會覺得我永遠也不可能坐在那個位子上呢。」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他深有同感的揮動指揮棒點頭。那撮像羽毛一樣的豎起來的頭髮也跟著一晃一晃。
「不過,這樣也無所謂吧。」
「欸?」
「嗯,認識成步堂先生以後,反而這麼覺得了起來。即使沒辦法追到那邊也無所謂。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好好走下去,也許……總有一天,反而不知不覺,就會來到他們身邊吧。」
「自己的方式嗎…」
「一起加油吧,一柳檢察官?」
很自然而然的,王泥喜伸出右手。
長椅上的青年露出燦爛的笑容,伸出帶著白手套的右手,回握。
「嗯!大腦門先生!」
「……那個,我叫王泥喜。」

在厚厚的雲層下緊緊握住的一雙手。
因為對方帶著手套,王泥喜感覺不到溫度。
不過……這樣應該,算是交了朋友吧?

「啊、那個…大腦門君…」
「所以說叫我王泥喜啦!」

王泥喜自己也不太確定。

- - - - - - - - - - - - -

有一天,想問他當年那不甘心的眼神的真相。
嗯…還有,如何控制頭上豎起來的頭髮的事情。
還有…不偽裝成張牙舞爪的姿態的他,究竟是什麼樣子。
突然覺得有點有趣。

王泥喜大概就是這樣微笑著,走進成步堂萬能事務所。
成步堂先生和美貫似乎在吃晚飯。原來那麼晚了啊。

「歡迎回來!王泥喜君!你好晚!為什麼笑得這麼開心?」美貫蹦蹦跳跳的出來迎接。
「嗯,因為我想起一個笑話。」
「什麼什麼?」
「我不顧情面的攻擊老師的事,據說檢察署有人說『真不愧是成步堂的學生』。」
說完他把臉轉向沙發,望向正在吃麵的成步堂。
「…咳、咳咳咳!!」果不其然,對方開始拚命的找水。

王泥喜有種(莫名的)小小扳回一成的感覺。
原來自己跟成步堂先生的程度也沒差這麼遠嘛。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這莫名其妙的突發之作起於臨時起意的一個問題:「不知道王泥喜遇到一柳的話會怎樣?」
結果「試著寫寫看吧w」之後就變成了這種結果…

坦白說真的很喜歡一柳君呢。
畢竟除了鋸子以外難得有人可以讓我領會到御劍有多過份(?)
明明每次推理都破綻百出,然後慘遭毒舌,可是還是奮鬥不懈、再接再厲。
我喜歡被打擊無數次還可以若無其事、永不放棄的一柳君,可是,在2-5嚎啕大哭的一柳君,我也非常喜歡XD這孩子,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啊,只是個想成為和爸爸一樣厲害的檢察官的,普通的少年。--我這麼想著。
結果,當御劍第一次叫他「一柳檢察官」的時候,我簡直快要比一柳還感動了(?)莫名的覺得自己跟這個角色一起成長了XD。
在旁聽席上看著他的王泥喜,是我這種心情的投射。
所以說為什麼是王泥喜呢?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像王君這麼正直的人,反而可以穿越表象看到本質吧。……好吧,其實我一開始是牙琉弓彥派,不過pixiv上這一對時在太多了,讓我有點望而生畏XD
附帶一題,裡面提到一柳是御劍的學生只是檢察署八卦(?)其實一柳君只是單方面的一直跑去黏著御劍而已(歐)
加油啊!一柳君!王君!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42-bd5907dd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