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0-12-09(Thu)
[ 讀明公書判卷七 戶婚門 ]
宋史/讀書..心得?/我是瘋子(掩面)


他在蒼茫大雪中昂首,皎白的雪片飄落在他的腮上、鬢邊、灰茫茫的天際,糊花了他的眼。
又或許不是如此的。
糊花雙眼的,大概不是天色,而是自己看不見、預測不著的未來。

「公子,你進屋罷--。」耳裡傳來遠遠地勸告。
是吶,這麼大的風雪,除了自己,又有誰願意走到室外?
他用衣袖抹去寒透肌理、浸透心肺的白絮,轉身。

*

婢女名為巧梅。是他進屋那年前的冬天,夫人一個晚上撿回來的。
那時她十一歲。
她說夫人握著自己的手,說瞧瞧,指頭都動壞了。這雙手,明明是很好的手呢。
於是她給她取名為巧梅。當臘梅的花苞在枝頭悄悄迸開之時,她牽著被北風凍壞的一雙小手,回家。

巧梅替他半掩上書房的紙窗,沏了一壺茶。


「妳知道嗎。」他端起茶碗,輕輕說。
「我的故里在山腰上,有半個年頭,總是下著雪。」

*

巧梅來到這個家的隔一個冬季,一直身體不適,邢家臥病在床的老爺走了。
他走的那天,夫人什麼餘事也沒做,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在床邊,垂下眼,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夫君,一直。
直到他終於費力的睜眼,和她對望。
她就這麼瞅著他,他也這麼看著她,彷彿經過一甲子、一紀元。
但,只是由一數到十不足的時間,他就再次閉上雙眼。

她靜靜的從床邊起身,小小退後了兩步,回頭。
巧梅和一直在這個家替著洗衣燒飯的嬤嬤望見她孤寂而堅毅的視線。

她輕輕的開口。

「娘呢?」

好像就是那天晚上,巧梅記得。
他們一同決定,接進那個孩子。

那是一名有著深灰色眼睛,帶著一點懵、一些青鬱神色的孩子。
那孩子,現在已長成了少年。
而他正在這裡,用帶著一些悽愴、一些釋然的神情,提起自己的故鄉。

*

「小時候,」
他說。
「家裡外頭總是積著快要到小腿肚深的雪。」輕啜了一口茶,不是多麼上等的茶葉,但多少是是集中稱斤論兩買回來的。

「那時,我娘總是在雪地裡,用溼溼冷冷的枯枝,教我寫字

 娘懂的字不多,頂多也只有市集裡偶爾會出現的那麼幾樣…但她總說,好幾代以前,我們家也是中過舉的…

 一代明臣歐陽修,也曾那樣窮。
 我有時會想,他的母親當年握著他在沙上比劃的那雙手,也像我娘一樣,歷經風霜卻溫暖依舊嗎?」


然後他困窘的笑了。
已是邢家人,提這些,做什麼?

「對不起。」他和巧梅道歉。
巧梅身子輕輕一矮。
「哪裡的話…。」

有些話,她的身份,是不能說的。
好比少爺,我想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邢堅微微一笑,放下餘下三分的茶杯,走到門邊。
嬤嬤在庭院搓著衣物,滿是皺折的手因為霜凍而龜裂。

「嬤嬤,別洗了。」他說「冬天了,晾了不乾的。」

她回過頭,一雙黑澱澱的,早已失去光澤卻依然深邃的眼睛從坍塌的眼簾底下看著他。

「以前多冷都能洗的。」她說「現在老嘍--不中用嘍。」
「哪裡的話?」他從房裡取了一條手巾,要給嬤嬤擦手。她不肯,只在衣上胡亂抹了幾把。
「少爺…」她顫巍巍的聲音說「哪天這附身子不濟世了,要怎麼辦呢?」

他沒回答,解下外袍,披在嬤嬤身上。

「我不冷。」她說。

*

他對這個家的第一印象是一片蒼白。
和故鄉的雪不同,這裡的白,白得蒼涼而悽愴。
放眼望去盡是白色的麻布,還有僧侶喃喃念誦的聲音。
頭上的麻帽遮蔽了視線中的天空。

一名女子--「母親」,將他牽離了娘的身邊。
「母親」的手也很溫暖,而且細緻。
她穿的不是娘穿的粗布,而是細密的織布。
她在他身上披上一件外罩。
他明明不冷。

「母親」牽著他,對他說。

「堅,邢家以後,就拜託你了。」

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不是別人?
為什麼就要在這麼個白蒼蒼的地方?

然後「母親」帶他去見「父親」。

那是他第一次看見,一個人在雪中永遠冰封,可能是什麼樣子。
就那麼一眼。

灰茫的眼裡,還帶著幾分不解的稚氣,幾分想像的好奇。
從此,那些色彩不見了,他被拖進龐大而沈重的現實裡。


那一年,他剛滿八歲。
作為邢家收養的孩子,他改名為邢堅。



一個沒有父親,也沒有靠山的異家之子。
他只能咬著牙,堅持的走下去。

*

他慢慢踱步,走到廳堂。
然後坐在一張古老的桃木椅上,看著桌上擺飾的花瓶出神。

幾天前,這樣的一個瓶子,才被自己的叔父摔在地上。
幾天前,家裡一直以來在奶奶、母親死後張羅著大小事的燕喜與舅舅才被官府帶了去,還未回來。

他不住顫顫的起身,走到父親的牌位前。

灰黑的眼睛望著玄色的牌子,刻入自己只見過一眼的父親之名。


然後他點起了香。



「父親。」

他說。

「我只希望,能好好的守住這個家。你會答應嗎?……」

平和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前廳裡,卻因為微顫的尾音而洩了底。
寒氣滲過布鞋,滲進他的腳心。
掌心卻莫名的有些溫暖。

他想起有一年的春天,母親帶著他去看他們家僅有的幾方田。
黃澄澄的麥子在風中如浪般翻花,如雪般柔軟,如朝陽形成的池子般金黃。
他側著臉,偷偷看著母親飽經風霜的面頰。

那雙眼裡一直帶著若有似無的,淺淺的哀傷。

「母親。」他忍不住說「您放心罷。」
母親望著自己,微微的笑了。
那是帶著歉意,帶著期許,又帶著幾分悵然的笑容。


一縷煙輕輕的自香端裊裊上飄,拉出細細長長的白色絲線。
他衷心希望,自己的聲音能傳入彼端世界父母的耳裡。


他要護著這個家,平安的過下去。一直一直。
這是他唯一的願望。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
今天上課在看名公書判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中一直浮現一個人站在雪中的樣子XD

判例中,因為邢家無子,這個小孩八歲時被夫人和奶奶收養,但因為是異姓,所以後來演變出了叔父(為什麼我覺得論輩份應該叫大伯XD)和他的爭權官司…
叔父不想承認他的繼承權,想另外找一個人到他們家當他弟弟分財產,因而主張他素行不良+年紀太小,法官卻覺得叔父當時不提現在提,是想趁夫人跟奶奶過世後欺負他XD背後還有很都八卦就是啦(?)

其實我想打上來的還遠不只這些,還有其他很多雜七雜八的世界設定(被揍)
好比說他舊家的弟弟來找他說家裡缺糧,他把自己的米省下一半發給弟弟,卻被族人認為他在亂花祖產~(畢竟雖然是他自己吃的份可是畢竟還是把本來自己家用的給了別人)
還有他邢母教育他、撫養他、愛護他的故事XD
還有如何被燕喜他們搧動的事XD

總之我想表達的大概有這幾個,第一個是邢家因為人丁沒落而逐漸憔悴,又遭逢兄家搶奪財產跟官司纏訟,所以算是家道中落了…我在這裡設定邢爹是小地主,家裡就只有燕喜&巧梅&嬤嬤三個女傭,還有田裡幾個幫忙的農人偶爾照應…和史實不符就算了只是想像而已嘛想像(拖)
第二是邢堅八歲一來就為素未謀面的「父親」戴孝,從不解和困窘轉而認同邢家、守護邢家的過程。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怪事,只能說是小小的個人在龐大的家族體系中不得不對其低頭。所以才會提出巧梅這個對照組XD對我來說他們是一樣的,都是被納入體系中無助的個人,卻都在體系中最後找到自己的位置。

嗯嗯。…怎麼後記這麼長?!對不起(掩面
我是瘋子XD。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211-b9f62c37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