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0-08-05(Thu)
本速食包內容物:

 塗佛之宴 備宴 上
 塗佛之宴 備宴 下
 塗佛之宴 撤宴 上
 塗佛之宴 撤宴 下

請仔細確認內容誤有無毀損過期,一旦拆封、恕不退換。

[!] 本內容物經長時間研究、生產,可能會有老舊斑駁之虞,若遇此情況,恕不接受任何退換貨要求。



  一開始,其實我是不怎麼喜歡塗佛的。

  塗佛之前,我喜歡的順序大概是鐵鼠≒姑獲鳥>魍魎>絡新婦≧白骨。不知道是好處還是壞處,京極堂系列雖然是系列,但主角的比重一向不深,通常都是從新角色或無關的配角開始。而配角的比例、視點、寫作形式,每集都不一樣。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這種陳述風格的迥異也造成我的喜好差異,我喜歡連貫而清楚的寫法。
雖然姑獲鳥裡一直是關口支離破碎的意見陳述、不知道該不該歸類為妄想的情感等等可謂莫名其妙的一面之辭,可是劇情推展的相當順遂。(不過我不得不承認姑獲鳥作為系列的第一本有它導引的意味在就是了)
其後的幾本最不連貫的大概就屬白骨吧。雙主線同時進行、相互影響,讓讀者讀得都莫名其妙的不安起來。不過,白骨在上冊最後,逐漸透露出兩條主線之間的關聯性。
絡新婦可以說是把種表現方式擴大的寫法吧!雖然也是多視點多主線,不過期間的連貫點到第一本即將結束時就大致呈現。

  反觀塗佛。說真的到了備宴完全看完之後,讀者心中的謎還是沒解開。花費和平常設局、破局同等的頁數佈置的資訊量龐大到實在是難以整理…簡單來說,不知道在幹麼。(喂)

  不過、不過。這樣的塗佛,卻成了我繼姑獲鳥之後下一本看到忘記睡覺的小說。
  京極夏彥你,果然,還是京極夏彥。


  如果說鐵鼠討論的是如何「成為」自己的話,塗佛討論的大概就是自己「為什麼」是自己了吧。為了建構出這樣的討論空間,京極夏彥連催眠這樣的元素也用上了。排除這些因素的實際性、確定性,塗佛探討的無異於一個哲學性的假說:人們判斷真實的依據是什麼?如果大腦接收到的資訊可以竄改,記憶可以改寫,那麼自己還是自己嗎?
  同時,備下跟撤上中進行的兩場關於妖怪的辯論,恰恰從另一個角度切合了這個主題:所謂的「妖怪」是如何被人建構到這個世界上的?換言之,「世界」是如何從人的觀念與認之中被「建構」出來的?排除了這些認知,世界還是世界嗎?
  西方有一種普遍的說法,認為「惡魔」是人們對災異與疾病的稱呼轉化而來的「想像」,因次惡魔是「不存在的」。不過,京極堂卻在故事中提出了一個說法:「妖怪是從『未知的技術』與『對自然的掌控』中產生的。因為這些不安與未知確實存在,妖怪也因此確實存在。」

  這兩種說法看似完全矛盾,但所指的卻是同一件事:未知之所以成為妖怪或魔鬼,是因為人們的不確定性與無法掌控。排除了這些之後,未知會逐漸「消失」。現象一直存在著,但解讀現象的方式與時俱變。這正是妖怪的面貌。影響妖怪是否為妖怪的,不是「妖怪存在與否」的事實本身,而是人們的意念、解讀與文化。


  故事進行至此,一切似乎完全不重要了。當所有的感官經驗無法獲得確定、世界運行的原則也架構在這樣的不確定上之時,什麼都無法證明了。塗佛的精彩之處,就在這裡--它推翻了推理小說的根本架構,徹底否決了「證明」這件事。既然證詞與證據都是能夠透過竄改記憶與經驗竄改、消弭,那麼它們自然也不會具有證明的效力。

  因此,將張細密結成一面冰層的「虛假的世界」打破,成了解開謎團的唯一鑰匙。

  故事裡,第一次有了那麼明確的對立。

  中禪寺秋彥與,堂島靜軒。

  前者是個洞悉一切、懂得運用語言的理性主義者。他善於解構一切,用理論的網羅織世界,把一切看似無關的元素用理論相連結,將糾纏在一起的結解開,讓每條繩子、每個樞紐回到該有的位置。他知道這些位置從一般的角度來看該是什麼樣子。也知道如何運用自己的言語將他們復原。--然而,他不輕易的這麼做。因為,解開結的同時必定會損傷繩子,連接元素的同時必定會產生摩擦……這些代價,是他不願意讓身為元素、繩子與樞紐的人去負擔的。所以他每次都百般不願。

  而後者,同樣看清世界的脈絡,甚至預知人心的運行。然而,他是個極端的相對主義者。幸福是短暫而主觀的,手段是不必追究的,過去是無所謂的。因為只要覺得幸福就好。他陶醉在自己編織的網、佈置的棋局裡,對他來說,觀察這些人怎樣行動是一種樂趣,因為他們全都不知道全局。堂島一方面看不起這些不知道自己該在哪個位置的元素、繩子與樞紐,一方面又覺得這些人沒有窮究正確位置的資格。……不正確又如何?只要覺得幸福都無所謂吧?因此、他也不在乎用自己的力量去任意改動這些元素的位置。對他來說,以自己的力量影響世界,只不過是一種興趣。

  京極堂總是穿著全黑和服和繫著紅色帶子的木屐。
  堂島穿著全白和服與深紅色外套。

  京極堂總是用兇惡的表情瞪著人。
  堂島,總是笑著。

  京極堂說,世界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
  堂島說,世界上全都是不可思議的事。


  這兩個人…………請你們自己去外面打一打好嗎



  說真的,好壞是難以斷定的。
  對京極堂來說,這個世間有他割捨不下的人情,他有他的難過、他的體認、他的溫柔,還留在這個被他看透的世界裡。所以他才會不想老是去介入,老是打破本來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日常與認知。
  而堂島、他沒有。他沒有所謂的人情或朋友吧,畢竟,世界上只有他、其他人跟他的「遊戲」。除非有一個能夠追上堂島的人,否則他大概永遠不可能收手。對他來說,世界除了世界本身以外,已經離他太遠太遠。他深暗操縱人心的方法,卻忘卻與人相處的率真。
  這就是中禪寺秋彥,與堂島靜軒。

  別說了,再說下去要在一起了吧。(凎)



  推理方面的劇情就不透漏太多了。反正大家看了自己就知道。我就姑且說說無關緊要的部份吧。


  首先是我的愛。
  關口你到底在可憐什麼為什麼你每次都這麼慘啊呀!?

  這次關口是真的接受委託認真的去工作的呀!?可不是又游手好閒到什麼地方去了喔?!怎麼會遇上這種倒楣事?--而且關口應該到最後都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這樣吧?也不知道堂島靜軒陰了他(?)

  說起來大家都一直批評關口到底是怎樣?關口沒用歸沒用也算是個善良的蠢蛋吧?竟然把他說成那個樣子……

  結果只有雪繪。雪繪真是個好人(拖)

  不過,京極堂冷漠歸冷漠,不得不替雪繪和關口說一聲,「我會讓他出來。」真的是太帥了(掩面)

  話又說回來,這次應該是關口第一次完全沒參加到推理吧?就連絡新婦這他從頭到尾都沒參與到的劇情也不小心被他看到了最後一幕(?)……這次關口完全就是個莫名其妙出來被蹂躪、踐踏、羞辱、唾罵的角色。…好可憐(?)。

  這回,藍童子曾經開口問京極:「一樣是垃圾、為何你祝福一方,詛咒另一方?」

  謎團吶。總是被罵得一文不值的關口,不管人前人後總是被京極跟偵探刺的片甲不留。對京極堂和榎木津來說,關口這傢伙存在著也只是給人添麻煩(?)到底為什麼,他們不放下他?
  這可以超越鳴子追尋佐助、成步堂尋找御劍的懸疑程度了,真的是謎團。

  吶、關口你雖然受這種無妄之災(?)不過就勉強接受吧(?)…好歹也是讓京極堂為你瞪人瞪了這麼久哩。(毫無幫助)


  再來是青木。
  這次對青木的好感度大增喔~雖然他登場了好幾集,可是我沒有一次記住他哩(喂),這次卻好好的記住了。青木你竟然也是好男人啊XD和大爺是不同風格的好男人!
  附帶一題,好似青木跟鳥口都喜歡敦子,益田是抱著有點害羞可是應該沒有到喜歡的地步的態度看待敦子吧?小敦你還真受歡迎吶。

  不過青木好像已經…快被大爺教壞了吧(?)


  嗯、之後是大爺。
  大爺真的是讓我白擔心了XD
  青木視點那個「這是XX最後一次見到OO」的句法讓我毛了起來,瞬間想到巷說,害我那幾個晚上一直想著大爺你要沒事啊大爺你要沒事啊大爺你要沒事啊大爺你(ry
  不過,嗯,大爺這集還是很帥啦。以自己的價值觀胡亂行動一通的才是大爺。
  不過我也真希望你早點相信一下青木哩。雖然我覺得這就跟要京極主動拖鳥口下水一樣難啦(淦)

  然後說到大爺就不得不吐嘈,附帶的(咦)


一走到走廊,青木就被木場揪住手臂,按到牆上。木場右手撐在青木左耳旁,把臉湊近他的右耳,對著牆壁說話似的說了:
「你記得岩川吧?」


我ww說ww..日本人對警察到底是有什麼成見ww警察就不會好好的說悄悄話一定要把人壓在牆上說嗎www(瞬間想起某日劇)(喂)


  再來就堂島了吧。
  說實在的我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歡堂島靜軒吶。一開始他登場的時候,不只名字很帥,頭銜很帥(自稱鄉土史家)連說話語氣跟作風都很迷人。
  我覺得堂島比起京極,更像又市吧。京極很會說話,可是不輕易開口,平常一開口又全都是一堆聽不懂的學術嘮叨,真懷疑他當時怎麼騙牽鶴子的。不過又市那型的不一樣,平常就很會聊天、開玩笑,又常常笑笑的,應該很受歡迎吧,堂島就是這一型的。
  大概也是這樣吧…感覺很容易就被他騙。
  關口就是這樣被拐的…如果我是關口…也一定會被拐…(咦)

  堂島才是這次的真正的第一人稱(話說最近大家都一直搶關口的第一人稱我要哭了),也是塗佛。…所以,儘管他實際出場的幕數可說非常之少(簡直跟京極堂有得比的少),不過卻是洞悉全局、貫穿整個故事的人物。
  我可是在噗浪上發過堂島好像是壞人的噗的人呢!這次我好歹也猜出來了!(?)(雖然只猜出兇手?)

  堂島和京極的對立面從一開始就十分明顯了……不過我原本認為他是個關係人…到備宴下,才逐漸覺得他會是關鍵角色甚至是主謀者…

  不知怎麼的有點失落。(咦)

  我覺得是京極夏彥自己,想要寫寫看又市當壞人會是怎麼樣子。結果就跑出了堂島來。也或許,是像鳥口說的,京極當壞人會是怎麼樣子吧…

  不過,總覺得很難用好壞來判定堂島的行為就是了。只能說絕對稱不上正當(?)




  再來就是很無聊的這次的吶喊(你上面的不也跟吶喊差不多了)


act.01

「前輩什麼時候才肯信任我!」

-------------------

這…結婚吧。(喂)


act.02

「那場活捉猴子的荒唐宴前的事先準備,就是為了讓這個長舌男閉嘴的……說穿了就是一場騷擾!」
「騷擾?」
「什麼意思?中禪寺先生!」
「小鳥!本大爺在說明,你去問京極是什麼意思?」

-------------------

大家都不想跟偵探溝通XDDDD當偵探當成這樣也實在是wwww


act.03

「話說回來,真是好久不見了呢,中禪寺,我好想你哪。」
「我……完全不想再見到你。」

-------------------

這兩個人說得完全是兩回事(咦)


act.04

「這麼一想,中禪寺……你離開我,實在是一件教人無比遺憾的事。怎麼樣?現在也不遲,要不要再回到我身邊?」
「別開玩笑了。」
「的確是玩笑。」

-------------------

姆嗯。
我只是覺得很好笑(咦)
我可以從現在開始支持all堂島嗎(給我滾




好吧,雖然這回多了青木跟堂島,不過我的最愛還是關口啦,雖然關口最近越來越少出現了…
仔細一想關口這種人設能持續維持到第七集也算是了不得的一件事了。

話說回來,竟然京極堂系列也七集了!?(如果把備跟徹分開算)那不是跟HP一樣長了嗎(爆)


附帶一題…我覺得堂島靜軒這個名字真的很漂亮哩,和今川雅澄一樣是我現在最喜歡的日文名(?)
雖然這兩個角色都、…姆、怪怪的(拖走)


然後,這一回4191字喲(燦爛的笑)費時兩小時(?)
看到這裡的人,也辛苦你了XDDDDD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185-593b27a2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