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燈 岸

萬年休止中,管理人是懶鬼。

CommentList Open >> ▽
Go to the PageTop >> △
■ 2010-04-23(Fri)

[ 仙人掌與棒棒糖。 ]
GS+GK/罪門直斗*馬堂一徹/NZCP週年慶活動參加文/我真的是瘋子我真的是活該/本來死都不打算貼不過論壇反應還算可以還是貼好了XD

本文不適合原PO同學觀看



1.1_

罪門直斗第一次遇見馬堂一徹,是在法庭街角的那間裝飾破爛的咖啡廳裡。
那時他還只是個升上正式檢察官沒有多久的半個新手,刑警的衣領上也沒這麼多坑坑巴巴的彈痕。

說是咖啡廳,其實無論是咖啡、三明治、蛋糕、酒還是小菜,都一併賣著。
這裡充滿了疲累的刑警、煩躁的檢察官和落魄的律師。約好了似的,大家都一片沈寂。

那時他獨自坐在咖啡廳的一個角落。那時,他剛輸了自己調回這法院以來的第一個案子。
他望著桌上的空白,在腦中翻閱每一個自己錯過的證物,驀地,一個象牙色的老舊馬克杯闖入他的視線。
來人一臉被繁重的事務和驚險的生活刻劃出的老練與蒼老,一頭平短髮參差的翻白,看起來有點狼狽的樣子,不過卻不失一種彷彿刑警獨有的霸氣。
他的眼神淡淡地,說話的語氣也是。

「律師先生,介意讓半個桌子嗎?」
罪門停止閃過腦中的思考,抬起頭來看著他。
「……我是檢察官。」
「哦。抱歉。」他拿下嘴裡的煙,眼裡似乎有淺淺的訝異,卻沒表現出來。
「請坐。」他彷彿才回過神似的想起自己該有的禮節,但又補了一句「把煙熄掉。」
他把手中的煙壓到桌中間的灰色煙灰缸裡:「看起來今天過得不好?」
他沉默了一下,苦笑了起來。
「就算是荒野的狼,也會有落寞的時候。」
「也不是只有你就是了。」他說著,從外套口袋裡掏出煙盒,伸出手。
「……我不抽。」他頓了一下,補上一句「謝了。」
對面的人聳聳肩,顧自的喝起咖非來。
有句話說同病相憐,罪門直斗想著,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1.2_

那男人把空杯子擱在桌上,正要從桌邊站起來時,他彷彿為這段有一搭沒一搭的不像話對話收尾似的開口。
「你的名字…?」他說。
「馬堂一徹,我是刑警。」
他不知怎麼的笑了起來。
「看得出來。沒看過穿得這麼破爛的律師或檢察官。」
「這是男人戰鬥的證明。」他從口袋裡拿出新的煙,看來是打算在門外點上「所以雖會落寞,不過我不會因為一次失敗而灰心喪志。」
「嘛,我也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灰心喪志了呢。」
刑警笑了。
「年輕人。祝福你。」
然後轉身離去。

檢察官望著他離開的背影,招來服務生,點了一杯啤酒。

2.1_

兩週後,罪門在法庭中庭的草地上再次遇到那名刑警。

他那時正拿著法庭販賣機的饅頭打算夾自己帶來的海苔香鬆,準備享受難得的清閒時光。
他剛結束了自己在這裡的第二件案子。這次的舉證很成功,拜與他合作的優秀搜查官所賜。
總算覺得正義之神又回到自己身後,自己又能緊握韁繩自由自在的隨著真相的馬兒到天涯海角了。他忍不住又胡思亂想了起來。
反正兩三天內也不會有什麼案子,他想,過去了每天都想著如何雪恥的兩週,這下可以好好的品嚐勝利者的悠閒了。
不過正當他打算在草地的公園椅上尋找一個適當的位置時,卻看見那個熟面孔。

「挺意氣風發的嘛,檢察官先生。」他拿著不知道哪的便利商店弄來的飯糰,用略帶調侃又有幾分讚賞的語氣說。

「我去看了,很精彩的證明。雖然只看了幾分鐘啦。」
「啊。」

他不懷疑對方怎麼能知道自己的名字,還能找到自己的案子,就像他當天回去之後馬上輕而易舉的查到那位刑警的歷年資料一樣。

他只是覺得意外自己會毫不猶豫的取代馬堂身旁的另一個飯糰,坐在公園椅令一端的空位…

「嘛嘛、這才是我的常態。」

更意外的是這麼有個可以分享勝利的局外人,感覺竟然還不差。

「不過,作為給你參觀的報答,下次也讓我去參觀你的搜查好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我的看家本領,被你們這些年輕小鬼學走了還得了。」
罪門笑了笑。
「綠洲是因為不排擠任何一棵椰子樹才能成為綠洲,多教教後輩不是也不錯嗎?」
「沒聽過這麼怪的比喻,你還真是個怪人。」
罪門哈哈的笑了起來。

「就說了,這才是我的常態。」

3.1_

那次之後,他們偶爾會在午餐時間巧遇,在這個中庭小小的草地上。
各自從三十分鐘車程以外的警署和地檢署到這裡,為不同的案子效勞。
但大多數的時候,他們在這個草地上談論的盡是不著邊際的話題,好比說哪個檢察官又有了什麼詭異的穿衣品味,哪個刑警的伙食又變成了些什麼。

馬堂總是千篇一律的吃著兩顆便利商店的飯糰,罪門則是每每更改菜單。

「竟然有便當啊,真幸福。」有一天,他看著罪門罕見的從塑膠袋裡拿出一個用布巾綁住的盒子時,用也許有點驚訝或羨慕的語氣說。
「拜一位搜查官所賜,」他得意的笑了笑「她說每次都吃那種奇怪的午餐會短命,所以就幫我做了便當。我跟恭介都覺得她以後萬一失業了可以去賣便當。」
馬堂回想了一下他一直以來吃的東西,還真沒正常到哪去。他聳聳肩。
「嘛。裡面是什麼?」
罪門一臉得意的打開便當,裡面是白飯和一顆酸梅,幾片海苔和似乎是罐頭裡拿出來的醬瓜。
「……」他不知道該不該把自己的不以為然說出口,卻看見對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年輕真好啊。」然後嘆似的說了這麼一句,又啃起他的飯糰。
「馬堂刑警,要醬瓜嗎?」
「…不用了,謝謝。」

4.0_

他站在走廊盡頭,對著溼透的階梯,聽著雨兇猛的奔騰、重重撞上石階、草地。
他手裡捧著美麗的搜查官為自己做的三號便當。

已經很久很久了。
那個人沒有來,雨,還是下著。

4.8_

「罪門。問你一個問題,假裝你不是檢察官,然後回答我。」
他下一次見到這個刑警,是兩個月之後,那時他這麼問他。
「什麼事。」他一邊吃著七號便當一邊問。
「如果你遇到一個不能繩之以法的混蛋,你會怎麼辦?」
「……用我華麗的西部風格和不輸任何牛仔的豪氣完美的將他制服。」
「什麼意思?」
「我不覺得會有不能繩之以法的混蛋,如果他是混蛋,就一定可以繩之以法。」
他彷彿聽到「不管用什麼方法」隱藏在這句話後面。
「…和他說的一樣,不愧同為檢察官。」
他看著他思考了一會,彷彿在考慮要怎麼回應。

「嘛、馬堂刑警。」他說「不是說從來不灰心喪志嗎?這種一臉無法釋然的表情感覺跟你實在不怎麼搭。」
「我想我瞭解你的心情了吧。」他伸手到口袋裡摸出煙盒,卻發現白色的扁盒裡空空如也,一隻也不剩「就算是荒野裡的狼,也會有追不到獵物也找不到棲身之所的時候呢。」
身旁的人遞來一個東西,他還以為是煙,結果是棒棒糖,草莓口味。
「…沒有巢穴的話,搭一個就好啦。」他說「沒有煙就用棒棒糖代替吧。」
「檢察官先生,你隨身攜帶這種東西嗎?」
「是要給你的。」他說「看到報紙後就一直在想著了,不過不像我優秀的搜查官,我可不會做便當。」
這大概是馬堂這輩子見過最拙劣的安慰吧。
「難道是想順便勸我戒菸嗎?還真是個檢察官呢。」
「啊啊,真的戒了的話倒也不錯。看來我好歹有在為社會做一點事。」
不知道為什麼,檢察官的聲音聽起來還滿真誠的。
「加油吧,刑警先生。早點讓那個混蛋知道法律的厲害。」
「嘛、我會加油的。」

6.3_

偶爾,他會感到自己照鏡子的時日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的想起那些隨著頭髮一起斑白、落去的往事。
偶爾他會想起自己失去的戰友。
偶爾他會想起八年裡徒然的追尋。

每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就會去超市買一打棒棒糖。
在吃完之前,在找到真相之前,在逮到那群混蛋之前。

他還要帶著這些棒棒糖,一直走下去。

7.1_

「我最近在辦一個大案子。」他吃著三百一時二號便當,說。
「…啊啊、青影丈吧?」他仍舊吃著飯糰,會意。
「是啊。真是個謹慎的令人討厭的男人。」
「不是說怎樣的人都能繩之以法嗎?」
「我是這樣認為,所以才不會放棄。」

罪門直斗似乎沒有隨著那些過往的年歲一起,變成一個足夠討人厭的檢察官。
也許吧,他一直以來追尋的似乎也不是什麼冠冕堂皇的正義。
這大概也是馬堂欣賞他的原因。

「……那麼這次也加油吧。」
「能順利就好了。」那是一個帶著些許無奈又直白的笑容。
馬堂覺得這是他這些年來唯一被改變的東西。

那個隱含著對自己一直以來的追求的嚮往以及對現實的無奈與諒解的笑容,是馬堂一徹對罪門直斗這個人的,最後印象。

8.0_

獨自站在擺滿鮮花的墓前,他沒來由的覺得有點茫然。
這個一直以來跟他好像沒什麼交集卻又交集很大的檢察官,結果真的在自己拚了命也想完結的案子上耗盡了生命。
警署裡與地檢署中沸沸洋洋的傳著這個案子的結果經過捏造與竄改的傳聞,不過他沒有調查、也沒有涉入其中。
只是感到有些惆悵罷了。

他想了想,蹲下身,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支草莓棒棒糖,擱在擺滿鮮花的墓上。

「好人也不一定有好報吶。不過,該走的路還是得走完。」

他對著石碑這麼說。

「我要走了,你不會介意吧。」

於是他站起來,轉身。
風在空曠的墓園裡呼呼的吹著。

回去之後,還是買兩箱棒棒糖吧。
馬堂一徹,這麼想著。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這篇文,我學到了三個教訓,就是:
1.以後寫不夠熟的角色一定要先寫人設
2.以後寫原作根本沒出現的角色一定要寫人設
3.以後玩遊戲要好好紀錄時間

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馬堂叔,雖然我改這兩人的對話至少改了三次吧。
可是沒有寫人設寫出來的對話感覺超沒說服力,對不起我知道我應該重敲一次1-4(鞠躬)
我找逆檢的時間軸真的找得快死了(?)
另外我實在不確定直斗死的時候到底幾歲orz..不過保守估計的話我想在KG8發生的時候他就是檢察官是很有可能的,畢竟連恭介都比御劍大九歲。

其實我最想寫的是響華XD不過男都報上去了也就這樣算了(咦)
但響華還是透過好幾百個便當登場很多次。行家都是需要磨練的、搜查跟做便當都一樣(被打)

不過。
御劍,你是掃把星吧其實?(望一個個在御劍當上檢察官後死於非命的檢察官)(被歐)
 |  2010-05-29 |   EDIT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内緒話

TrackBackURI : http://signofheaven.blog126.fc2.com/tb.php/168-1a8753b4

H O M E




關於我最近......

Athina

Author:Athina
又名雨木日一。
好想吃燉飯、石鍋拌飯和蒙布朗以及蛋塔,但人生是哀傷的,想吃的東西雖然很多但錢包只有一個、命只有一條,為了健康跟荷包,我還是吃我的麥片吧。

|| 新歡 ||

元親、寇爾、堂島、青嵐、銀子、律、斯卡。

↑這次竟然都沒女角XD

|| 最近的活動 ||

糜爛的暑假生活就要過了…
最近很努力的在發樓香料狼…不過物理系的那位老師也出太快了根本追不上XD。
我好想念晴明跟博雅,希望夢枕貘寫快一點。
手上還有一本余秋雨跟一本余光中…但好像都不適合南國風情?






貼紙link free

試用隨手亂寫板。......

和內容無關的吐嘈以及其他聯絡事項這邊請謝謝:-)

關乎最近的吐嘈。......

最近的碎碎念......

碎碎念的碎碎念......

碎碎念L型夾......

未分類 (1)
什麼玩意呢 (10)
MMO (6)
隨便談談 (83)
ACG吐嘈&雜感 (48)
視力注意 (18)
柴*Gintama (4)
柴*Reborn (3)
柴*Mabinogi (2)
柴*它動漫/非動漫 (14)
柴*Original (8)
奇妙的生活經驗&工具 (8)
旅行紀錄 (1)

來問問我吧owo......

......

......



{ 本家 }

舊本家
>>緩慢搬移中

純日記版
>>迷途的羔羊請往這邊走


{ 友 }

小牧
藍藍
--
阿水


小必
M子
便樣
月倫
葉仔
阿森
殘夢
四切
--
葉靈
--


袂人
--
麥君
--




{ 愛 }

6XX by chuzy
Non-Place by 血蟲
徒野 by 吾可子
咖瑪小舖 by karma

{ 方便 }

崑崙
AVI
執行會
8018黨
奇想
伊莉
逆轉中文論壇

--

EX中日
IMG142
photobucket


{ 同萌 }







 



{ 個人執念 }



{ Special thanks }

......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

節奏遊戲由你開始!(啥鬼......

......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